请回答,网络电影2019 | 年度9大关键词
烯财经1月13日 10:30 行业动向
摘要: 质变进行时。

本文转自:骨朵网络影视





在经历2018年反弹式的跃进增长后,网络电影在2019年重回冷静期。

2018年影视行业入冬,投资规模较小且资金回笼速度更快的网络电影成为了行业的新焦点。到了2018年9月在开拍剧组缩水严重的横店里,已经有80%的剧组是在拍摄网络电影。


随着网剧与网综领域竞争的不断饱和,网络电影很快被各大平台视为拉动会员增长的新内容支撑点,随之而来便是网络电影精品化路线的倡导。优质内容需要长时间的打磨,网络电影的泡沫也正在逐渐消散。2018年的火热在2019年回归平静,摆脱野蛮生长的网络电影开始朝着提质减量的质变发展。


政策监管不断收紧的外部环境,倒逼网络电影从制作的上游环节就开始更加正规化,生产周期也随之拉长。这一年里,在To C的行业共识下,网络电影在视频平台有意倾向头部影视项目的加持下,马太效应显著。


迈入亿级会员时代,在网络视频用户释放更加广阔的空间下,获得正名的网络电影开启了制作模式升级改造的拐点时代。行业整体的逐步认可也正在促使其进入主流视野,改头换面走向新生。




备案系统上线,

网络电影审查标准进一步提高。


2019年2月,国家广电总局下发《关于网络视听节目信息备案系统升级的通知》,并上线了新的“重点网络影视剧信息备案系统”。以往由视频平台代为备案的网络电影,改为由片方自主备案。




投资总额超过100万元的网络电影,开始制作前由制作机构登录“重点网络影视剧信息备案系统”,登记节目名称、题材类型、内容概要、制作预算等规划信息。除此之外,还需要有不少于50字的内容概要与不少于300字的思想内涵阐述。显而易见的效果是,这些具体到细节的内容要求会倒逼制作方在项目规划阶段就进行前置性思考。




同时审查次数也有限制,省局初审原则上不超过两次。初审不合格退回修改,再上报依旧不合格,项目就难再有开机的机会。这对于很多缺乏原创能力且不看重思想内涵的片方来讲,也是一道无形的门槛。


在备案系统中,只有持有《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的机构,才有资格申请新备案系统的用户名与密码。这条规定从制作源头上就筛除了来网络电影“捞金”的投机者。


与此同时,备案系统的上线也将制作周期拉长。片方从通过规划备案到取得上线备案号有时候需要花费长达两三个月的等待审批通过,等到成片上线前仍需要严格且漫长的修改和等待。


规划备案已经困难重重,在线备案的审查也更加严格。数据显示,2019年2-11月份通过规划备案的网络电影数量已经高达2746部,但拍摄出来并取得上线备案号的网络电影却只有180余部。而11月的上线备案迎来一波小范围的开闸,取得上线备案号的影片数目为51部,是备案系统上线以来上线过审数目最多的一个月。


备案系统上线之后,网络电影从业者也开始逐步习惯项目从项目策划阶段就需要更具有前置性的考量。内容题材上也更加谨慎,从题材、特效到演员班底,网络电影的制作流程开始走向正规化、流程化与规范化。从短平快到精品化,网络电影也借由备案系统的上线开始认真打磨内容制作。



从“网大“到”网络电影“,

是行业整体的正视。


2019年10月在首届网络电影周上,中国电影家协会网络电影工作委员会联合腾讯视频、爱奇艺、优酷发布了面向全行业的联合倡议。倡议书指出,呼吁行业以“网络电影”为互联网发行电影的统一称谓,自觉承担起培养电影生力军的责任,加大对青年电影人才的扶持力度,大力发展健康积极、向善向上的优质网络电影。




这一倡议也意味着曾经被贴着粗制滥造标签的“网大”时代正式结束,以精品化、专业化为目标的“网络电影”成为统一称谓。从“网大”到“网络电影”的转变并非只是称谓上的改变,而是标志着网络电影逐步赢得行业重视。


如果说此前“网络大电影”的名称定义了此类电影是通过互联网发行、时长超过60分钟的影视作品。到如今在五年发展间,网络电影市场迎来了大体量、高增长的发展态势,并且随着付费用户规模的不断扩大,用以指代“网络大电影”的称呼”网大“,在新的市场环境与发展阶段,就难免显得不合时宜。


将“网大”正名为”网络电影”,某种程度上是对于网络电影作为电影内容属性的强调与正视,也意味着网络电影将逐步拉小与院线电影的差距,实现内容品质、商业模式到行业生态的全面升级。


相较于以往追求短平快的网大,网络电影的质变升级不止在于制作标准与投资体量上;在题材上,网络电影将不再拘泥于原有的怪兽玄幻、悬疑惊悚等类型,进行包括讲述小人物的悲欢离合以及正能量的现实主义题材的尝试。此外,随着院线电影制作者的不断入局,未来的网络电影生态也将朝院线电影看齐。正名行为背后,是网络电影对于优质内容的追求与重视。



质变进行时。


2019年提质减量成为行业状态的关键词。不管是备案系统上线之后的获得上线备案号的网络电影数量,还是平台方提高筛选标准,有意控制网络电影的上线数量反映到整体情况上,便是降幅颇大的上线总量:2019年网络电影的上线量为789部,同比下降49%。




由于2018年短暂的跃进式增长,2019年的网络电影市场从数量与分账票房数额来看,都显得冷静不少。截至2019年11月爱奇艺票房冠军为《鬼吹灯之巫峡棺山》,分账金额为3470万,优酷的票房冠军为分账票房为2600万的《水怪》。


与此同时,则是网络电影在类型上的多样化与豆瓣评分上的跃升据骨朵数据统计,网络电影在2019年多达32个类型题材,既有都市爱情、喜剧、古装玄幻、动作、武侠、现代玄幻、青春校园、悬疑推理这样每年数量都较多的常规类型,又有古代战争、生物灾难、自然灾难、都市女性、赛车、医疗这样的创新类型。同时据统计,2019年共有12部网络电影的豆瓣评分在6分以上。质量的提升也反映在部均正片播方量上,网络电影部均正片播放同比增长136%。




“提质减量”自2017年开始便在行业内有迹可循,外部环境里政策加紧对于网络电影走向正规化的指引,而平台方对于内容质量的需求越发提高,依靠平台补贴的网络电影也要跟随着平台方的内容需求,探索更为广阔的内容赛道。



现实主义力量如何进入网络电影领域


踩在建国70年周年的特殊历史背景下,正能量与现实主义风潮也在网络电影领域掀起了不小的浪潮,一系列聚焦小人物、反映正能量具有大情怀的网络电影也引发了不少关注。


曾经只是担任娱乐作用的网络电影,也在2019年开始承担起记录时代、反映民众心声、展现社会正能量风貌的任务值得注意的是,这些正能量网络电影整体口碑皆不错讲述唐山大地震的灾难电影《大地震》豆瓣评分6.1;讲述扶贫攻坚的《毛驴上树》拿下6.0的豆瓣评分;以时代楷模”卓嘎、央宗姐妹父女两代人爱国守边先进事迹为题材的《我的喜马拉雅》则是凭借浓厚的爱国主义情怀斩获8.0高分。




从《毛驴上树》《大地震》《最后的日出》《致命狙击》到《缉毒风暴》《英歌魂》《八角街》《民警攻略》《特勤精英》《陈翔六点半之重楼别》《D战》,这些至下而上讲述平凡人故事,在个人的悲欢离合里展现时代脉搏的影片无疑是网络电影领域的一次积极探索。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现实主义网络电影背后都少不了传统影视公司的身影如《毛驴上树》背后是山影的加盟,《大地震》则是爱奇艺与慈文传媒联手打造。




事实上,爱奇艺已经开始打造“正能量精品网络电影”计划,并陆续推出多部优质的现实主义题材网络电影,可以预见的是这股现实主义也为网络电影的内容打开了一个新方向,也让行业内看到优质现实主义网络电影也能取得好的商业回报。


不过在对于制作方而言,现实主义题材的拍摄并不容易,对于剧本与制作要求相对于传统怪兽都市题材都更高因此在未来的两三年内现实主义题材的网络电影仍需要在平台与传统影视公司的扶持下,进行精品化的产出。



IP衍生系列依旧强悍。


2018年网络电影开始走类型化路线,从《陈翔六点半》系列、《罪途》系列、《天才J》系列等作品,头部网络电影系列化打造趋势明显。有大IP改编在剧集领域遇冷的前车之鉴,网络电影公司在购买开发IP时,则显得格外谨慎。




因此到了2019年大IP、强IP的市场表现依然位居前茅根据爱奇艺票房分账榜榜单与优酷票房分账榜榜单就可以窥见,“唐伯虎点秋香”IP、“齐天大圣”IP、“四大名捕”IP,“鬼吹灯”IP、“封神”IP、“济公”IP、“陈翔六点半”IP等等纷纷上榜,各自占据席位,凸显网络电影行业的强IP效应。




只是强IP效应之下,随着备案系统的上线与平台标准的提高,未来针对IP的开发也势必进入更加谨慎的态度。而从目前上榜的网络电影题材上看,2019年网络电影市场还是以喜剧、玄幻、动作、武侠、爱情这五大类型为主,同质化的问题依然存在。


对于迫切走上精品化拓展新方向的网络电影来说,这一问题的解决需要时间,也需要更多创作人才的引进与重视。



长期的题材红利。


怪兽片在2019年的网络电影市场也是当之无愧的流量王。在优酷网络院线2019年度累计分账榜前五名中,生物灾难片占了3部,分别是《水怪》(2600万)、《巨鳄》(1529万)和《大雪怪》(1502万)。




自2018年怪兽电影《大蛇》以5078万元的成绩刷新分账票房记录之后,怪兽电影的热度流量在2019年的网络电影市场也持续保有一定的地位。需要看到的是,尽管线上用户中女性用户开始成为新增量,但网络电影目前的受众仍为男性群体。


基于之前怪兽电影制作基础之上,从故事讲述、人物刻画、价值表达上面进行创新突破,显然是怪兽电影能够在今年持续保持流量的重要原因。某种程度上,怪兽灾难片作为已经被市场检验成功的题材类型,本就自带流量优势。而市场对于该类型片是否会出现审美疲劳,这一问题依然需要更加辩证的对待。


一方面怪兽灾难片作为网络电影题材的坚实力量,在当下男性用户为主的观影环境里,有着持续的题材红利另一方面,备案系统的上线兼之平台在内容赛道上的多样化需求下,怪兽灾难片的门槛也在无形中大幅提高。跟风之作势必不能长久,而对于已经建立怪兽宇宙的优酷而言,或许也能将其视为自身网络电影内容的独特优势,以差异化特点进行角逐。



更To C。


2019年4月25日由优酷淘梦出品的网络电影《傀儡姬》上线,开启首部“单片付费”的新历史。




作为TO C端付费形态的新探索,《傀儡姬》试图通过“用脚投票”来建立一个良好的付费模式。这次的探索一方面是基于亿级会员时代,网络视频付费用户规模持续增长,尤其是会员电影内容的正片播放同比增长81%,高于长视频内容整体增长。


另一方面则是在优质内容基础上,网络电影用户的审美也逐渐靠拢院线电影,在这个基础之上,尝试单片付费也是在对网络电影用户的消费习惯进行培养《傀儡姬》的出现是整个市场来讲,也是一个信号。


有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行业内部对于优质内容的信任感也能逐渐加强这或许意味着网络电影可以尝试着同院线电影一般,朝更为TO C的模式运转。由此延展而来对于优质内容的标准自然也会水涨船高,毕竟在已经购买会员的情况下,能够吸引用户再次付费观看的内容,也会将网络电影天花板再次推高。



短视频联动网络电影营销。


在影响网络电影票房的重要因素,营销也占据重要的位置在向院线电影靠拢的同时,网络电影的宣发费用占比也开始逐渐增高。据了解目前头部网络电影作品的营销投入已占到总预算的超过30%。例如2018年度爆款网络电影《大蛇》的营销费用已占到影片总投资的30%-50%。




与此同时,平台方与头部公司影视公司都开始进行营销手段花样翻新:优酷发布锦绣合制计划,淘梦、奇树有鱼、新片场、众乐乐、项氏兄弟、兔子洞等六家业内头部网络电影公司加盟,深度介入宣发端,为影片提供资金、策略以及资源上的支持。爱奇艺将营销模式升级为为营销分成和联合营销。


与此同时短视频营销也越来越受到重视,成为网络电影营销的一大阵地。2019年以抖音为代表的短视频,与网络电影的联系越加紧密在抖音60秒的短视频里,网络电影的优势被最大化展现,其更短的营销链路与更为下沉的内容模式某种程度上也更为契合网络电影的内容气质。


在“算法指导内容”的过程中,以情感牌打造的营销物料通过路人身份释放,从而触及更大的流量池。例如《水怪》在抖音相关短视频累计播放量高达5亿,点赞(单个最高)达147万,《大雪怪》相关短视频累计播放量2.4亿,点赞(单个最高)达146万,《巨鳄》相关短视频累计播放量也有6219万,点赞(单个最高)达114万。




短视频用场景性的情绪表达为网络电影吸引下沉市场更为广阔的注意力,两者联动的模式已经出现在诸多网络电影的宣发环节。不过作为平台方的抖音营销合作多集中于院线电影与头部剧。网络电影刚入局这个营销新阵地,仍需要建立更为深度的合作方式。



新生力量持续输送中。


鉴于运转周期更为迅速的制作模式与更为庞大的制作数量,网络电影在2019年持续输送着一批新人。据了解,2019年,由新人导演和专业院校毕业导演执导的作品,在全网正片播放TOP100的影片中,数量分别为18部和37部,市占率为23%与40%。


相较于项目数量少、运转周期漫长的院线电影,网络电影虽然门槛较低,但对于影视行业的新人而言则更为友好。新人们从前期的概念到上线之后的票房结果之间,所耗费的时间大大缩短。与此同时,网络电影项目的多元与数量的庞大,都能为影视新人提供更加多样的机会。从机会成本上看,网络电影也比院线电影更为适宜输送培养新人。


要知道影视本身属于理论+实践的行业,对于新人导演、演员等人而言,在没有网络电影的时代根据1万小时定律,也许需要10年时间才能够攒够经验,累计出成熟的经验和方法。网络电影看似低廉的门槛背后,是更为广阔的试错与探索空间。


同时随着传统院线电影团队的入局,步入正轨的网络电影在生产链条上打通各个环节,提供工业水准与审美的提升,这对于进入网络电影的影视新人而言,则更有裨益。


2019年的网络电影市场,质量与冷静成为年度主题。在内容结构升级换代的进行时里,我们试图通过一个个关键词与时间,捕捉网络电影行业未来的发展路径与变化,在2020年内,在这个始终充满希望的行业内,贡献一份思考与经验。

热点排行
项目研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