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放电影、卖电影到做电影,这些年互联网都改变了电影的什么?
烯财经11月25日 15:46 行业动向
摘要: 互联网“杀不死”电影。

本文转自:毒眸

 

“这个三十八岁的、老牌的金鸡奖正在张开怀抱迎接新的事物,互联网就是其中之一。”在11月20日金鸡百花电影节的“互联网之夜”上,一位资深电影发行人士对毒眸感慨道。


从电影频道联合厦门广电对今年的金鸡奖进行5G全景直播,到淘票票这样的互联网售票平台作为影展指定线上售票渠道,再到腾讯影业承办“互联网之夜”这一电影节的官方论坛,今年的金鸡奖与互联网的结合显得更加紧密起来。“‘互联网之夜’丰富了第28届中国金鸡百花电影节,电影节和互联网影企做到了相得益彰,强强联手,这对中国电影有很大的促进作用。” 中国电影家协会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张宏说道。

 

而这背后,是互联网进入电影行业以来,在几年之间对电影的影响从无到有再到相加融合的过程。在“互联网之夜”当天,腾讯和猫眼联合推出的《“从相加到相融”——互联网时代的电影发展研究报告》(以及简称《互联网时代的电影发展研究报告》显示,2018年全国院线观影人次达到17.16亿,超越北美,位居全球第一,院线拥有银幕超过6万块,银幕总数同样跃居世界第一;截至2019年6月,我国的网民规模已经达到8.54亿——作为最大众的文化形态和最广泛的科技服务,电影和互联网的融合共生,是两大产业能够走得更通、走得更远的方向。

 

 数据来源:《互联网时代的电影发展研究报告》

 

回顾互联网与电影接触碰撞、发生化学反应、相伴相依的历程来看,其实已经经历了从早期互联网“放电影”到后来的“卖电影”、和近年来的“做电影”三个阶段,在这三个阶段里,互联网对电影的影响、在电影行业中所扮演的角色正在不知不觉地发生变化。

 

互联网“放电影” 


互联网最早是以视频平台的角色进入电影行业的。21世纪初期,乐视、土豆网、56网等众多视频网站相继问世,几百家视频网站组成了互联网行业风起云涌的初级阶段,但当时视频网站和院线电影之间,除了充斥着大量盗版电影之外并没有太多的交集。 


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结束的时间点,BAT等巨头开始入局互联网视频,移动互联网时代来临,用户也开始向在线视频平台转移。有资深电影公司负责人曾公开表示,是因为视频平台的出现、播放介质的改变才让开始思考互联网视频平台和电影之间的关系,产业才开始发生重大变化。由此开始,“放电影”的场所由电影院延展到了互联网。 


而在那个年代,电影资源,尤其院线新片对平台用户是有极大吸引力的,《泰囧》等当时的爆款影片往往成为视频网站用户翘首以盼的对象,院线电影也从此成了为创造视频平台流量、吸引用户的主力军,正因如此,各大视频平台对待优质电影资源的态度十分积极,而国产电影也由此在互联网这一放映场景中获得观众和收益。 


据《互联网时代的电影发展研究报告》显示,近几年院线电影在网络平台的上线比例基本稳定在80%左右;截止至2019年10月15日,院线电影全网有效播放为156亿,已与2018年全年有效播放量基本持平。互联网已经成了院线电影在传统实体影院之外的重要新阵地。

 数据来源:《互联网时代的电影发展研究报告》

除了“放电影”的功能外,互联网也为电影的“永恒”提供了可能。在金鸡百花电影节的“互联网之夜”论坛上,作为年轻一代的互联网“原住民”,电影《受益人》的导演申奥提到了另一位导演大鹏的故事,在视频网站观看乐队综艺节目时会跳出来他2017年的作品《缝纫机乐队》的推送,而此时点开《缝纫机乐队》评论和弹幕会发现很多观众都是从综艺节目转来观看的。 


在《互联网时代的电影发展研究报告》中也可以看到,2010年以前上映的超600部影片,截止2019年10月15日,仍然有累计超过33亿的播放量。院线电影登陆网络平台后,往往能形成长线传播、起到延长电影生命周期的作用。“互联网把电影生命的维度从以前的三周拓到永远,只要互联网在这部电影就在,这部电影的声音永远在,”申奥说道,“这个我非常感动,可能以后电影创作者不在了,但我们的电影还在互联网上存在。”


2017-2019年全网有效播放TOP50的连续上榜影片 

互联网“卖电影” 


在视频网站成为新的、重要的电影放映场所的同时,随着互联网在线售票业务的崛起,互联网在电影市场中的角色又更加丰富为“卖电影的”。 

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出生的人都曾经历过看电影不方便的年代,电影放映的信息要从报纸的报缝中获取,而当人感到电影院去排队买票时才发现票已经卖完了。这种情况,是如今互联网在线售票业务高度发达,用手机就可以提前几天完成选座购票的观众无法想象的。“我们拿着手机,在家里就可以通过互联网知道这场电影有多少人在看、评价如何、在哪个厅放映,”张宏在“互联网之夜”的致辞中表示,“互联网真的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改变了我们的电影生态

“互联网之夜”活动现场 


据猫眼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国庆节10月1日当天的票房接近8亿,其中有90.8%的票房来自网络售票网络。互联网在线售票业务在经历了淘汰和合并后,目前已经形成了以猫眼和淘票票两家为大的网票行业布局,国内电影市场在线票务领域线上化率已经达到了90%。由此带来最简单直观的影响是,买电影票已经不再是需要亲自到影院柜台排队的事,这为人们的生活带来了极大的方便;而2015年前后网售平台的票补政策,也曾激发过一个大众观影热情高涨的电影繁荣期,拉动了更多观众走进影院观影、并选择留下来成为稳定的电影观众。 


不仅如此,互联网也慢慢成为院线电影宣发的主战场。以猫眼为例,目前几乎在所有热门国产片和许多头部海外大片的发行工作当中都可以见到猫眼的身影,其担任的角色早已不再仅仅是“买电影票”。 


“我们做了大量电影的宣发宣传,猫眼上面有40多亿预告片的播放、1.7亿的评分评论,而且快速成长。”猫眼娱乐CEO郑志昊在“互联网之夜”上分享道,“为什么这些影片可以发到1亿短视频的播放量?是因为我们在抖音、快手、微博、微信建立了我们的矩阵,用用户和消费者最习惯的方式和他们沟通。”


电影在抖音上的营销 


对于这一点,很多普通的电影观众都有所感受。2018年《后来的我们》上映期间,短视频网站对于前任的怀念和影片的哭点等相关话题刷屏,几乎所有用户都看过、了解到影片的相关信息,这为电影的宣传起到了极大的助力作用。如今即将上映的院线电影们都会通过互联网来进行最快捷、刺激用户的营销宣传,甚至微博的开屏广告、淘宝网红的直播间等等都会成为电影宣传的有利助手——互联网正在为电影提供着最方便快捷的卖票房的方式。 


但互联网“卖电影”又不仅仅止步于此,其对下游院线端的影响同样明显。“以前院线排片主要靠经验,靠个人,现在是智能化排片,”珠江影业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张海燕在“互联网之夜”论坛上表示,通过互联网平台,既能准确分析影城的观众结构,影城的用户喜欢哪类片子,同时也能及时了解周边影城的排片情况、票价情况,以便做一些及时的调整,“互联网在改变整个终端产业。”在以往排片需要提前两三天完成的情况现在已经很少发生了,前一天甚至当天,影院都可以根据互联网数据即使地调整排片策略,以为影片获得更多的观众和票房。


 互联网“做电影” 


当互联网技术越来越成熟、用户群体越来越庞大,其所拥有的数据资源也慢慢为电影创作所用。 


在电影产业上游的内容创作领域,互联网大数据已经被极为广泛的接纳、应用,从剧本故事的创意到演员的选择、拍摄的方式和后期剪辑的节奏,电影创作的声音色彩画面等等具体方面都常常需要数据调研、检测,借助电影观众的喜好和以往影片的分析来更好地辅助影片的创作,最简单的如好莱坞的映前调查、试映会等都往往是通过互联网技术服务于电影创作的案例。


多轮试映会案例(图片来源:凡影)

因此,爆款的诞生也不是创作者拍脑门儿的决定。“我们做每个项目前,都会做很多研究,而这些研究都是依赖互联网,”北京文化董事副总裁杜扬在论坛分享中提到,北京文化做的电影《封神三部曲》曾因为投资数额巨大而备受质疑,但在项目之前已经进行了多方面、详实的调研活动,包括社会经济形势、观众心理、发行端的银幕数量等等方面。在做电影艺术的时候,互联网的方式可以帮助团队和投资人有更超前的眼光去预测未来观众的喜好,以帮助创作者更多地“做电影” 


同时,近年来互联网售票平台也纷纷将业务布局延展到电影上游。以猫眼为例,2017年,猫眼作为《羞羞的铁拳》主要出品方之一,成为少有的互联网公司参与“投资宣发”的成功案例。生来就自带互联网基因的腾讯影业过去几年也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电影出品方的行列,如刚拿下金鸡最佳故事片的《流浪地球》、国庆档《我和我的祖国》等等影片都有腾讯参与其中——互联网公司的身影在电影产业的上游已经十分活跃。




与很多传统电影公司不同的是,互联网公司具备强大的数据、用户和宣发优势,成为它们做电影的有力支撑,而在很多业内人士看来,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互联网对于电影创作、制作的影响都将更加深入和彻底。“腾讯从一家互联网社交产品公司逐渐发展为以互联网为基础的‘科技+文化’公司,我们可以看到科技对文化的巨大促进作用,也看到优秀的文化作品给社会带来的意义和价值。”腾讯集团副总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在论坛中说道。

 

如他所言,互联网在过去、现在和漫长的未来里,都将成为成为电影行业的加速器,为电影产业带来更多畅想的空间和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