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娱乐至上到记录现实,网络电影的题材变迁史
烯财经10月14日 14:19 行业动向
摘要: 除了娱乐大众,网络电影也开始承载时代精神,突出时代感和现实意义。

本文转自:网娱观察


现实开路,5岁的网络电影正迎来新的生命力。


《大地震》用三板斧获得人民日报新媒体对于网络大电影的官方认证,在多个社交平台累计获得两亿次的传播与讨论;《毛驴上树》5天票房破600万收回成本,并和《我的爷爷叫建国》双双入选北京广播电视网络视听发展基金扶持项目。


遥想一年半以前,这种内容形态还因佳作欠奉,成为官媒点名批评的对象,伴随其5年的发展历程,网络大电影从追求短期内容极速变现的商业模式,到如今用现实主义的题材创新和文化内涵,承载价值表达,记录时代发展与人民心声。 


5年间,网络电影成为中国电影越发重要的市场增量,也被记录着从初生到成熟的题材变迁史。


野蛮生长1.0时代:

为娱乐而生


网络电影自诞生之初,就为满足观众的强娱乐需求而存在。 


2013年前后,随着国内视频网站的发展,大量8—15分钟时长的微电影以短视频的形式出现。体量小,议价能力弱,商业价值偏低。时间到了2014年,有爱奇艺依托的网络大电影作为比微电影体量更大、篇幅更长的形式呈现在网友面前,可以看作是微电影产业的延伸以及流量变现议价权的升级。 


事实上,初期的网络大电影制作团队,很多来自以前微电影,广告片,UGC/PGC制作人员,专注做微电影的融资发行平台网站淘梦,也逐渐转型成网络大电影的宣发公司。 


另一方面,网络大电影区别于微电影的核心——用付费点播模式进行分账正是这种直面C端商业模式的确立,决定了网络电影低成本、周期短、观众至上、市场导向的强娱乐、强消费的迎合属性。 

 


初生市场蛮荒。主打小投资、差异化需求,侧重对别样、稀缺内容的满足,题材定位新、奇、怪,比如僵尸、鬼怪、穿越等。那时,网络电影作为一种流量变现的工具,故事与题材无疑是驱动付费和带动流量的关键。 


20154月,一部讲述现代道士阴十三除鬼降僵尸的《道士出山》(原名《茅山怪谈》,借《道士下山》热度而更名)用28万成本撬动千万收益,聚焦鬼怪,僵尸,吸血鬼,穿越等偏门题材。其剧本完成时间不足一周,筹备10天,拍摄9天,后期制作20天左右,造富神话诞生,网生领域沸腾。 


随后6月《道士出山2伏魔军团》,11月《道士出山3外星古墓(上)》,12月《道士出山3外星古墓(下)》相继上线,一年之内,系列三部四集在全网收获了超2000万耀眼的商业成绩。 


自此,网络大电影找到流量和现金的快速接口,黄金六分钟也让后来者以小成本+“IP”为制作要义。成本低、周期短、回流快等特征,决定了这个时期入局的门槛和代价都极低。追随《道士出山》系列的脚步,此后市场作品多参考90年代的香港电影热门题材,借光当时市场流行的剧情模式和热点话题;重感官刺激,以恐怖、暴力与色情博噱头,抓眼球。

 

 

201510月由华谊兄弟、本山传媒、七娱乐共同投资的《山炮进城》上线,赵本山弟子们悉数出演,作品在喜感方面有质的飞跃,加上《二龙湖浩哥》系列,东北喜剧也成为网大蛮荒生长1.0阶段不容忽视的一股力量。 


那时,观看网络电影的用户主要男性为主,所以传统网络电影的类型范畴以古装玄幻、东北喜剧、民俗怪谈恐怖片、香港老片新拍、当代军警等题材类型为主,大幅满足观众的猎奇心理。具体看来,市场题材空白、院线稀缺品种(僵尸、鬼神、赌片、同志),院线轻工业题材喜剧(东北喜剧)和青春类题材(《校园风骚史·舞动青春》《海天盛宴·韦口》《什么叫做爱》系列,《整容前规则》)在网络电影上都有良好表现。 


数据显示,在2015年上线的700部网络大电影中,含有道士、僵尸、伏魔元素的大约200多部,并且有着《道士降魔》《道姑下山》等高度相似的角色、剧情以及片名,平均几万数十万成本之下,35部作品分账收入超过100万。


精品化萌芽:

IP类型化,题材复合多样


“2013年找不到投资,2014年到处找投资,20152016年投资到处找我。这是一位网络电影从业者的真实心态。 


经历1.0时代的蛮荒生长,网络电影成为炙手可热的香饽饽。同时,乘着付费习惯养成的东风,2015年底,以爱奇艺为首的视频网站付费用户迅速增加,为网络大电影的发展带来了重大机遇——无论投资成本和盈利率,都充满了高度想象。 


伴随敏锐的资本入场,行业信心加倍。淘梦、新片场、奇树有鱼、映美等几大传统头部纷纷拿到投资,中腰部公司也完成了资本与资产的原始积累,入场者格局初定,市场进入快速飞跃期。网络电影的成片数量和分账票房持续保持高速增长,天花板不断被推高——在全网2500部数量之下,爱奇艺2016年对外分账超百万的网络大电影有122部,23部分账金额超过500万。2017年的分账冠军则超过了2500万,2018年直超5000万。 


此前,由于在题材和内容上的监管不严格,也使得网络电影享受了很多短周期、小成本的捷径红利。2016年中,爱奇艺杨向华提出网络电影精品化策略,单片成本不断攀升,之后,100万、300万、800万,上千万投资渐成常态。




精品化的另一表现在于,用IP思路做网络大电影2016年开始,诸多经典武侠、四大名著、知名历史人物、事件等传统影视IP被引入网络电影行业。同时,项氏兄弟、众乐乐影视等经多次作品打磨的人才力量和团队以更为熟稔的姿态比拼,拼团队、拼产品的作品意识逐渐深入。 


随着制作成本的提高和制作周期的延长,从《西游记》《狄仁杰》到《黄飞鸿》等,神话传说、历史人物等一大批公版IP,成为了很多网大故事的改编来源。《齐天大圣·万妖之城》以精彩的动作特效和创新性改编的故事结局,破4000万分账,收益甚佳。据统计,2018年,有21部网络电影对《西游记》中的重要人物或经典故事情节进行了改编。 


这当然又造成网络电影新一轮的单一类型化,题材同质化,也存在一定的对经典作品的恶搞调侃现象,另一方面,这些源自经典IP的改编作品,也大概率成为市场上票房营收的稳定力量。 


大投入大制作背后,政策监管趋严,各大视频网站建立起完善的审查机制,传统擦边球内容成重点监管对象。201611月,《超能太监之黄金右手》《大风水师》《催乳大师》《消灭大学生》《绝色之战》《夜色惊魂》《麻辣俏护士》等60多部网络大电影因涉嫌低俗、暴力、色情、脏话等内容被下架。在资本和视频网站的双重助力下,网络电影的制作门槛大幅提升。

 


2018年,在创作人员自我素质升级,看准题材空缺的档口,需要大特效加持,注重氛围营造的怪兽片《大蛇》应声出现,一举成为年度分账冠军。客观看来,影片对用户心理和情绪的把握非常精准,整体的制作水准工艺并没有达到相应高度,破土而出实则缘于风口上的题材创新红利,《大蛇》也引领了2019年的怪兽片风潮。


总的来说,从2016年开始,网络大电影的题材呈现多样化趋势,喜剧、动作、惊悚、爱情、悬疑、玄幻、魔幻仍是消费主流,只不过类型更复合,比如,悬疑类型以推理为核心,又融入刑侦、科幻、惊悚等多种元素。而动作类网络电影往往与军旅,武侠元素结合。灾难类型的生物怪兽片又常常杂糅悬疑、探险、动作等元素,多样满足用户口味。 


内容的变革总是渐进,预计在一段时间之内,市场还会扎堆出现同质化题材,这些传统题材也仍旧是中坚力量。


2.0时代缩影:

现实表达,记录时代


并非所有都半路出家,网络电影中也有一批专业出身,技术过关,懂电影语言,又有片场实践经验,对电影二字充满原始感情的创作者。而网络电影作为一种内容形态,创作者也有自我价值表达的自觉。 


同时,在传统题材构筑的稳定营收之上,观众品味提升,爱奇艺等三大平台本身的流量红利上升的势头在往平缓的阶段走,市场拐点悄然而至。一些传统的影视巨头开始参与市场风向,他们把作品的社会效应和价值表达放在经济效益之前,相信市场需要新鲜血液的注入。 


2016年的《监禁风暴》是导演余庆创作的,改编自性侵案真实事件的社会现实题材作品,口碑表现突出。2017年的《哀乐女子天团》是慈文传媒与爱奇艺联合出品的口碑网络电影,讲述几个唱摇滚的年轻女孩在给死者唱歌的殡葬从业经验中,回归自我,找到人生方向,实现人生价值的励志故事。影片用小清新和小幽默化解人生悲痛,题材切入角度新颖,豆瓣最高时达到7.3分,也是网络电影第一次获得知名电影大号的盛赞推荐。 

 


也不乏其它风格创新与题材试水的小众文艺片。例如《我儿子去了外星球》《睡沙发的人》《出走人生电台》等文艺题材的深度探索,它们对于生活有着细致入微的体察和表现。以及《最后的日出》《孤岛终结》《海带》等科幻题材的领先试水,这些科幻类型网络电影有着深刻的社会思考和朴实的人文关照,属于商业性、娱乐市场中清流般的存在。 


5年间,作为互联网+电影高速发展的新业态,网络电影也由野蛮生长的1.0时代进阶到精品化、有表达的2.0时代。 


而今年2月份重点网络影视新规实施以来,监管政策的风险不确定性增大,古装大幅缩水。行业市场也更需要故事、制作、情感升级,社会效应和经济效益并重的现实主义题材作品。 


我们高兴地看到,越来越多影片,尤其现实题材的小正大作品,开始拓宽边界,聚焦现实生活,关注平凡人物故事,担起记录时代、反映民声、展现社会正能量风貌的重任,除了娱乐大众,网络电影也开始承载时代精神,突出时代感和现实意义。 

 


不久前上映的《大地震》突出困境中永不放弃的自强精神,《我的爷爷叫建国》《毛驴上树》以小见大地反映时代的发展变迁,还有接下来的《我的喜马拉雅》通过讲述半个多世纪两代边疆守护者的故事,弘扬爱国奉献精神。以及《我是警察》系列、《红色之子》等,都为中国电影观众提供了更多正能量、多题材的好故事。 


网生新内容,传媒新风口。从专注猎奇到实现共情,未来,市场品类丰富繁荣,网络电影必然要回归到高品质的内容竞争,而只有不断革新,纳新,创新才是网络电影的出路。 


期待更美好的10岁、20岁的网络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