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大红说,他迟早能红!
烯财经6月18日 18:18浏览量1106 汉时关陈震汉时关
摘要: 他用了十年,终于等到了“李慢慢”。

2019年4月23日,陈震更了一条微博。

 

在微博上一直不动声色的他破天荒的发了一篇文章。

 

历经116天,终于告别了李慢慢,《将夜2》里的大师兄杀青了。

 

在文章里,他这样写道,“可以确认李慢慢已经是我内在其中一个灵魂,应该说大师兄就是内在的我。”

 

已过而立之年的演员陈震,在经历了多年沉伏后,终于因为一个角色广为人知。

 

 


1


一场车祸后,陈松桦变成了“陈震”


2007年,台北。

 

岛内高速公路上一场车祸来得猝不及防。

 

与此同时,一场电影杀青的庆功宴正在岛上的另一个地点等待着客人们的到来。

 

这个据说非常欢快的电影名为《心药》。而几位主创,导演、美术、制片人和演员陈松桦,却迟迟不见踪影。

 

直到消息传来,导演和美术在赶赴庆功宴的路上意外丧生。制片人也受了重伤。

 

幸运的是,因为系上了安全带,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演员陈松桦,与死神擦肩而过。

 

然而命运却给了他重重的一击,经过台湾各大医院医生的一致诊断,由于腰椎骨折重伤,陈松桦必须手术,但可能无法康复,甚至会因此终身瘫痪。

 

对于前一年才出演首部电影,刚刚出道没多久的陈松桦而言,这一消息不啻于晴天霹雳。

 

xicaijing-static


仿佛一年来的所有努力全都化为泡影,事业才刚刚起步,人生就将面临无限的黑暗。

 

陈松桦成天夜不能寐,他无法接受这一现实,陷入了彻底的绝望。

 

在进入演艺圈前,他曾经做过8年特种兵,从跑3公里只需10分钟,到现在几近瘫痪,寸步难行,一分钟只能移动两三米,巨大的心理落差让他想到了死。

 

直到某一天,他亲眼看着父母为了自己拿出所有积蓄,他彻底清醒了。

 

在父母的建议和支持下,他来到了北京进行康复治疗。

 

由于治疗费用高昂,已经中断所有演艺工作的他,不得不节衣缩食,住在地下室里。因为车祸造成的伤害,他的腰椎有一节是空的,为了支撑身体,在炎炎夏日里,他只能穿着沉重的“铁马甲”,挤着地铁穿梭于住地和医院之间。

 

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治疗和康复训练,身体逐渐复原,靠着长期锻炼出来的肌肉力量,他硬生生撑起了自己空了一节腰椎骨的身体。

 

他终于重返剧组,为了告别过去重新开始,他改了名字。

 


车祸让他浴火重生,陈松桦终于蜕变成了陈震。

 

2017年5月,《将夜》开拍前夕,他在温哥华参加了人生首个全程马拉松,在这之前为了备战,他每天都要跑20公里。当天下午,他在微博里发出一条博文,在里面,他回忆起了自己车祸受伤后的种种经历,同时分享了一段刘德华《Everyone is No.1》歌词:

 

不需要自怨自艾的惶恐 只需要沉着只要向前冲

告诉自己:天生我才必有用

只要你凡事不问能不能,成功的秘诀在你肯不肯

Everyone is NO.1。

 

在文章结尾,他这样写道:

 

今天我成为了自己与家人生命中的NO.1。

 

他说,为了参加这场马拉松他准备了十年。完成这场马拉松就像是完成一场仪式,他彻底从车祸的阴影里走了出来。

 

xicaijing-static


而作为演员的他,同样用了十年,才等到了一个属于自己的机会。


2


沉淀十年,只为“李慢慢”


《将夜》开播期间,导演杨阳在微博上转发了一条大师兄李慢慢在剧中的出场片段。

 

同时写道:从一开始心里就有了大师兄李慢慢的人选。N多年前见过一眼,温暖、敦厚、谦和、内敛,历经过生死的从容淡定,就是他。

 

只因为多年前的一眼,陈震得到了这个来之不易的机会。一次命运的巧合,成了他这10年沉淀的最好注解。

 

在此之前,他参演了许多影视作品,却一直默默无闻。演了无数小角色的他,直到遇见“大师兄”,才终于崭露头角。

 


穿着破袄破鞋、腰间系着水瓢、手上握着一本老书卷、始终跟随夫子左右的“李慢慢”,一脸的温润从容,仿佛就是那个从书里走出来的书院大师兄。

 

在《将夜》里,倪大红、金士杰、胡军、郑少秋、刘佩琦、何中华、尹铸胜等硬核戏骨皆有出场,群星云集之下,一些年轻些的演员不免会有些压力,而陈震却乐在其中,一场场对手戏下来,他的表演丝毫不落下风。

 

与胡军的一场对手戏里,陈震收放自如,轻轻的一句“你要杀我小师弟,这便是大事!”大师兄不怒自威,“护弟狂魔”的称谓由此不胫而走。

 


而整部戏里面,与陈震对手戏最多的,莫过于“夫子”郑少秋。

 

一头老黄牛,一辆马车,大师兄李慢慢随夫子走遍天下,遍访江湖,一边吃着火锅,一边随时监察人间。

 

与“夫子”在一起的日子里,陈震饰演的“李慢慢”温良谦恭,不骄不躁,洒脱飘逸,一举一动缓慢而又极有条理。

 

只要一出场,镜头前的画面好像瞬间就变成了0.5倍速,无论前一秒的剧情多么惊心动魄和紧张刺激,下一秒立马就变得云淡风轻,行事风格恰如其名——“慢慢”。

 


在整个表演过程里,陈震对角色的拿捏恰到好处,丝毫不见大开大合、大起大落,而只有藏在一个个细枝末节里的姿态,于细微处才可见的情绪。

 

连同样出演过《将夜》的老戏骨倪大红,在片场看过陈震表演后,也不禁感叹:他迟早能红!

 

《将夜》播出后,陈震火了。

 

陈震的一个铁粉在微博上感慨颇多地写道:

 

因为一个“李慢慢”,他终于没有辜负这十年。


3


每部戏都是最后一部


有意思的是,在《将夜》里,作为陈震表演专业上的恩师金士杰,却从始至终都和他没有一场对手戏。

 


在出道前,陈震曾经是一个广告模特,后来参加黄磊在台湾举办的电影表演研习营,才真正开始接触影视表演。直到后来,在导演赖声川推荐下,他拜金士杰为师继续学习表演。

 

《将夜》是他的古装首秀。在这之前,他参演过的影视作品不胜枚举,荧幕形象更是千差万别。

 

他参演的第一部作品叫做《国士无双》。因为在这部电影里的出彩表现,他获得了业内的一致认可,更多角色开始朝他招手。

 

在电影《弹·道》里,他化身为一名威严的专案组警官“陈家铭”;

 

在《我的爱情撞上了战争》中,他摇身一变,又成了一个无恶不作的汉奸“朱启文”;

 


在《舒克的桃花运》里,陈震成为男二号“张辉”,他将剧中那个个性倔强、不愿依靠长辈,想自己闯出一片天的“富二代”演绎得活灵活现……

 

他在不同的角色之间不停转换,为每一个角色竭心尽力。

 

但更大的改变出现在了《原生之罪》里,阳光帅气、温文尔雅的他尝试了这个与本人反差巨大的角色——渣男“张志刚”,在剧里,张志刚个性自由不受拘束,到处沾花惹草却渴望有个家。

 

这种行为和想法上的巨大冲突和矛盾,最终让这个男人走上了犯罪道路。

 

这个极具悲剧性的角色让陈震内心倍受冲击,感慨不已,“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好人,也没有人生下来就是坏人。”

 

经历了车祸后的他,似乎对于表演有着愈发强烈的动机和更加深入的认知。

 

他如此说道:“经历了2007年那场意外后,我格外珍惜每一天,我告诉自己,要好好做人,认真演戏,把每部戏都当做最后一部戏来演。”

 


在他即将开机的一部新戏《汉时关》里,他将第二次尝试古装表演。

 

这一回,他饰演的是一个流落江湖的侠客,而这部戏,也是第一部依据真实历史事件改编的武侠题材网大。

 

这位从《将夜》里走出的大师兄,要好好体验一把家国情怀下的江湖侠义。

 

陈震曾经说,最幸福的事就是,每天起床能够大口的呼吸,看见身边他爱的人,从事着他喜欢的这份职业。他明白,能够演戏,就是他生命里的最大幸福。

 

茨威格说,命运赠送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而他,亦是如此。

  

  【小烯留言】各位看官,陈震即将出演历史武侠片《汉时关》,6月下旬将在宁夏进组拍摄。喜欢的朋友们可在烯易平台实时关注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