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中国最狂制片人”倒下,孟非背后的这家公司怎么了?
烯财经4月5日 23:31浏览量2350 最强大脑孟非桑洁水哥鲍橒魏坤琳
摘要: 曾经的《最强大脑》,是如何走向堕落的?

因为一条“三问节目组”的质疑微博,《最强大脑》上了热搜。

 



于是接连牵扯起一系列质疑、纠纷、撕逼,年度戏精一一登场。

 

从节目组作弊、明星队长下场撕逼、制片人私聊diss前选手到北大教授出轨制片人,围绕着这个节目的新瓜不断,这场持续了二十余天的质疑和讨论愈演愈烈。

 

曾经那个被观众“封神”的《最强大脑》终于跌下了神坛,一败涂地。

 

“最强大脑打算变成最强撕逼?还是最强吃瓜?”

 

“最强大脑已经失去了初心。”

 

“不晓得说什么,那就从不看最强大脑做起吧……”

 

这个此前已经热播五季的科学竞技真人秀节目,突然一夜之间就沦落到被网友举报、众人唾弃、人人喊停的境地。过往所有笼罩在节目头上的种种光环、聚焦着众多年轻观众崇拜、艳羡的目光,一下子就全都烟消云散了。

 


“全中国最狂制片人”的flag


《最强大脑》六季以来的持续热播,与制作人的努力不无关联,然而讽刺的是,这种关联却即将以一种“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的宿命式结局落幕。

 

在围绕《最强大脑》展开的这场声势浩大的网络声讨当中,制片人桑洁被网友们群起而攻之。

 


《最强大脑》制片人桑洁


这个在各个社区平台上大放厥词的制片人,一度被网友封为“全中国最狂制片人”。

 

桑洁在节目中的主要任务是统筹整个节目制作进程、把控节目整体定位走向,她既是离节目幕后制作最近的一个人,同时也是整个节目制作过程中权力最大的一个人。

 

既然如此,争议显然无法绕开这个关键人物。

 

在桑洁过往的那些“放飞自我”的言论当中,隐藏着不少在舆论上对节目并不有利的信息,这些言论无一不在暗示人们:节目组“看重娱乐”“不在乎公平”“有台词剧本”。

 




在早期《最强大脑》还处在收视率居高不下、正面评价远多于负面声音的舆论场景 中时,这类言论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但却仍然成功地引起了一小拨网友的不快和反感,这可能是桑洁在网友眼里负面观感的源头。

 

此后“水哥”王昱珩退出《最强大脑》,连发文章质疑节目做假,与节目组的撕逼终于第一次让大批观众开始关注有关这个节目的种种问题。直到这次鲍云的发问,水哥的回应,节目组及北大教授魏坤琳逻辑混乱的反击,终于把这个节目内外的所有不堪、阴暗面一一暴露在世人面前。

 


“水哥”王昱珩


一年前,在接受锋芒智库记者的采访时,桑洁还曾信誓旦旦地表示:“一旦作假,你节目的生命力也就到头了。”

 

一年以后,桑洁狠狠地甩了自己一巴掌,而原本从一众娱乐综艺中脱颖而出的这股清流——《最强大脑》也变得彻底混浊不堪了。

  


孟非团队,远景影视堕落?

 

在桑洁的官方微博页面上,我们可以看到,其认证信息“公司”一栏写的是:远景影视江苏股份有限公司。

  



打开远景影视的官网,可以发现,其公司团队名单里,名嘴孟非赫然在列,他作为公司“董事长”被放在了团队名单的第一位。

  


远景影视董事长孟非


名单再往下拉,则是原江苏卫视频道副总监王培杰、《非诚勿扰》制作人王刚、原江苏卫视总编室副主任刘源。

 

从江苏卫视出走的这批电视精英,身后同时还站立着两档电视业的知名节目《非诚勿扰》和《最强大脑》。

 

正如人们在社区平台上所谈论的那样,《最强大脑》与《非诚勿扰》原本同属一个制作团队,包括后来的《了不起的孩子》,全部都出自远景影视。

 

作为远景影视团队中的一员,桑洁从《最强大脑》第一季就开始担当制作人,而在最早期,《最强大脑》的制作团队正是《非诚勿扰》的原班人马。

 


德国节目《Super Brain》


与孟非担纲主持的《非诚勿扰》不同的是,《最强大脑》最初是引进德国节目《Super Brain》而推出的科学竞技真人秀,它并非如《非诚勿扰》一般是本土原创综艺,因而在制作过程中必然会借鉴原版节目的一些模板要素。

 

早期的《最强大脑》会把节目核心看点放在娱乐元素以外,重点突出科学、脑力极限等主题,当选手完成不可思议的挑战时,常常会给观众带来一种强烈的震撼和激励。

 

然而几季下来后,随着优秀选手的稀缺,节目收视率肉眼可见的下滑,制片团队面临节目转型,他们开始思考新的解决办法。

 



遗憾的是,《最强大脑》最终还是走上了《非诚勿扰》的老路,“造假”“撕逼”风波屡见不绝。

 

节目质量的下降,也让围观者开始感到疑虑。这种怀疑开始渗透到了公司内部,围绕着远景影视内部团队的种种猜疑也开始浮现。

 

一种猜疑称远景影视团队内斗,派系复杂,员工被迫站队,实力团队出走爱奇艺、优酷。而更有人在某知识问答平台透露,远景影视内部存在关系户现象。

 




传闻真实性究竟几何,无人知晓,但有关节目的种种风波,却被彻底放大了。

 

值得一提的是,《非诚勿扰》与《最强大脑》同属远景影视制作节目,其总制片人都是同一人,也就是前文提到的远景影视合伙人团队当中的王刚,远景影视所有节目的制作皆由其负责。对于这几档节目制作上的变化,作为总负责人的王刚,恐怕也并非完全不知情。

  

 

走向娱乐化?

误入歧途的《最强大脑》

 

与其说节目组和制片人的不当回应导致了这次舆论一边倒的强势反弹,倒不如说,这是数季以来网友们对于《最强大脑》节目组累积起来的种种不满情绪的一次集中爆发。

 

这档自2014年在江苏卫视开播的节目,已经走到了第六季,王昱珩、鲍橒、郑才千等选手从众多素人里脱颖而出,成为受人关注的人气选手,而这些选手普遍令人折服的天赋、在节目当中的不可思议的惊艳表现,也一度成为了节目忠实粉丝所津津乐道的话题。

 

然而,与国内大部分“综N代”面临的困境相似的是,《最强大脑》走到2017年第四季时,同样出现了不可避免的口碑和收视上的问题。

 


《最强大脑》前四季收视率


从以上列表可以看到,相比前两季,第四季收视率下降明显,全部十三期节目当中,仅有一期收视率破2。

 

而对比豆瓣评分,在节目口碑上的差异则更加明显。《最强大脑》前二季节目评分保持在8.1分,第三季开始出现下滑,评分变为7.7,而第四季则严重下滑,评分仅有6.1。

 



走过了四季的《最强大脑》,一下子就面临转型的挑战。

 

为了阻止这种持续下跌的趋势,挽回收视和口碑的不利局面,节目组于2018年推出了《最强大脑之燃烧吧大脑》,与前几季的节目内容制作模式不同,节目开始从赛制到故事线上进行重新设计,对阵形式同过往更为激烈,从天赋型选手转向学霸型选手、晋级与淘汰的对抗、组队进行团战等全新内容让观众们眼前一亮。

 

可除此以外,一些偶然为之的元素也开始被制片人员所关注,诸如高学历高颜值、选手CP等话题引发了年轻观众在微博上的热烈讨论。节目收视率和口碑又重回高峰。

 

这让节目组产生了某种“错觉”,似乎认为一味地迎合观众口味,刻意地制造偶像选秀、CP捆绑等成分,就能够帮助节目在收视和口碑上再攀高峰。

 


《最强大脑》木虚CP


于是在《最强大脑之燃烧吧大脑》第二季里,选手CP再次成为热门话题、真人秀比重开始有意地大幅增加,甚至在舞台美术等场景设计方面,也开始有意朝和偶像选秀的方向转变。节目开始不那么注重科学竞技节目的严肃感和严谨性,“偶像化娱乐化”的倾向日益显现。

 

这种倾向从节目类型定位的变化就可以一窥端倪,在前一季节目的类型定位还是“大型科学类真人秀电视节目”,到了这一季,就变成了“脑力偶像竞技真人秀”。

 




遗憾的是,过于重视娱乐化的结果,就是让节目多了许多作秀的成分,而少了几分科学所应有的“真实”“公正”,原本的“科学竞技”“脑力竞技”开始变味,“黑幕”“作弊”“剧本”争议不断,也就难怪连鲍橒也忍不住要出来“三问节目组”了。

 

也许是从网综选秀节目开始,几档偶像真人选秀节目近几年的火爆,让业内许多从业者为之关注,如何准确把握年轻观众群体的口味成为许多从业者都在认真思考的问题。

 

但对于一档定位早已深入人心,且已经拥有大批固定粉丝的节目而言,如何在原有定位基础上,从内容及形式作出更多的创新才是制作人员应该考虑的问题,而不是一味跟风,试图“另辟蹊径”,最后反而走了歪路,败坏节目多年以来所建立起的粉丝好感,使得一大批受众流失。

 



而有关“真人秀剧本”的争议由来已久,从未间断,尽管人们能够理解一些综艺编剧在节目所发挥的某些必要的职能和作用,但如何考量真人秀节目之中公平、公正、真实,也是许多综艺节目所需要面临的考验。

 

否则,观众口碑的流失很可能让这些节目晚节不保,平台用户终将加剧流失。

 

不管是什么节目,都应该对节目本身所传导的价值和社会影响有一些最基本的敬畏。正如水哥在微博上所说的那样:

 

“节目只是一时的话题,毁了正确的价值观更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