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奇队长》:漫威为何一直不敢拍女英雄电影?
烯财经3月10日 09:05浏览量1333 惊奇队长漫威神奇女侠好莱坞复仇者联盟
摘要: 究竟是为何?

DC的《神奇女侠》上映两年后,漫威终于推出了自己的女性英雄电影。


惊奇队长


《阿丽塔》的观影热潮还未完全褪去,《惊奇队长》就跑来中国凑热闹。无论是飒爽英姿的卡罗尔·丹佛斯,还是身手狡捷的阿丽塔,一个个女战士接连登陆内地,似乎都给这个原本雄性英雄频繁出没的大屏幕增添了一丝新鲜的味道。

 

过去十一年来,黑寡妇、绯红女巫频频在大屏幕上露面,黑寡妇更几乎是漫威复联系列女主担当,但却始终没能拥有自己的独立电影。


绯红女巫与黑寡妇 


这是MCU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大女主电影。时隔多年,一直不敢拍女英雄电影的漫威终于下定了决心。

 

 

01

女性英雄撑不起票房?



 

四年前,漫威影业还没和漫威娱乐分家的时候,漫威娱乐CEO艾克·珀尔马特在写给索尼CEO迈克尔·林顿的邮件里,就举了一堆女英雄电影票房惨败的案例,认定女性英雄撑不起电影票房,一言以蔽之:观众爱看的还是男性英雄。


艾克·珀尔马特

 

两年后,《神奇女侠》的成功狠狠地扇了艾克·珀尔马特一个耳光。

 

2017年的那个夏天让好莱坞不少女性影人扬眉吐气。从导演到主演都是女性的《神奇女侠》,一反此前多部女性影片失利的局面,全球狂揽8.22亿美元票房,远超DC超级英雄票房平均线。


《神奇女侠》

 

这部电影的成功甚至从某种程度上挽救了DC电影票房此前持续失利的局面。

 

也就是在同一年,漫威影业掌舵者凯文·费奇终于被抠门且对女性电影有偏见的上司艾克·珀尔马特惹恼了,下决心脱离了曼威本部的控制,漫威影业和漫威娱乐两个公司由此彻底分道扬镳。


凯文·费奇

 

憋了几年时间,《惊奇队长》这才终于问世。

 

而这段日子里,有关女性英雄电影的争议一直甚嚣尘上,却从未停止。

 

《神奇女侠》的成功依旧被不少怀有偏见的好莱坞影人当作个例,这些人一遍遍捡拾起那个老套古板的偏见:女性主角的英雄电影没人爱看。

 

事实果真如此么?


 

在2018年年末CAA与调查公司shift7联合出具的一份报告中显示,2014-2017年间票房最高的350部电影当中,即便按不同预算进行划档,女主电影的平均票房都高于男主电影的票房。报告中由此得出结论:观众当下更追求平衡的性别呈现。

 

这同时也就意味着:观众对女性为主角的电影兴趣并不比男性低。

 

另一个更有力的证据是,据The Playlist统计,2017年美国本土票房最高的三部影片,全都是以女性为主角:

 

《星球大战:最后的绝地武士》北美总票房5.13亿美元;《美女与野兽》北美总票房5.04亿美元;《神奇女侠》北美总票房4.12亿美元。


 

这还是基于女性主角上映影片占比较低的现实下的数据。实际上,由于长期以来女主电影得不到重视,制作成片的占比极小,人们所能看到的票房成绩较好的影片往往都以男性为主导,这就给大众印象造成了某种错觉:男主电影比女主电影更受市场欢迎。

 

直到近几年女性平权的呼声越来越高,渗透到电影领域,这种情况才慢慢开始得到好转。

 

《惊奇队长》由此成为了女性英雄电影这条道路上的第二个开路先锋,人们对于这个由完全漫威一手打造的女性超级英雄,充满好奇。

 


而另一边,女性元素成为了影片宣发时的营销卖点,档期安排在三八妇女节当天已经是一种很明显的暗示,而就在《惊奇队长》大陆正式上映时的前一天,因为一条与“女生节”(据称节日本身有歧视女性意味)有关、看似不起眼的祝福微博,《惊奇队长》差点在国内摔了跟头。

 

一部分女性群体的敏感反应似乎正验证着女性一直被压抑的某些情绪的释放,一如在好莱坞一直被打压的那些女性影人们。

 

  

02

好莱坞的性别屏障:直男癌与厌女癖


 

好莱坞文化当中长期存在的一个刻板印象是,女性天生不爱超级英雄电影。

 

对于那些掌握顶级资源的电影制片人和出品公司而言,女英雄似乎天然就无法博得台下观众的好感。在他们眼中,混迹在钢铁侠、美国队长、绿巨人、雷神等雄性荷尔蒙爆棚的男性英雄角色里,神盾局女特工黑寡妇和绯红女巫看上去更像异类——作为辅助角色存在的异类。



而一直被当作是漫威宇宙女性英雄里最具力量感和统治力的“惊奇队长”,则差点被人们所忽略——如果凯文·费奇稍一犹豫,我们或许再也不能在电影院看到这个传说可以干掉灭霸的女英雄。

 

伍尔夫曾在《一间自己的房间》里这样写道:“几个世纪以来,女人的角色,就是一面可以让人心满意足的魔镜,男人照上一照,就可以看到两倍于自己的伟岸身材。”


伍尔夫《一间自己的房间》

 

近一个世纪后,本不用于电影领域的这句话,几乎一语道破了女性角色的尴尬处境。

 

这是一种极为怪异的心理。来自网易数读的一项分析显示,在2000部好莱坞电影剧本的对白中,男性角色的台词占比远高于女性。



尽管近年来有关好莱坞种种电影报道里都爱大谈女权,但这种性别歧视甚至已经不仅仅投射在大屏幕的角色上,即使是以女性主导影片制作拍摄的电影,也往往难以得到和男性同等的重视。

 

CAA的一项调查显示,即便女主创电影投资回报率高于男主创电影,其获得的预算也往往比男性同行更少。很显然,大多数资方对于男主电影更为大方,超过1亿美元预算的男主电影高达75部,女主电影却只有19部。


即便投资回报率高于男主主创电影,女主创电影预算依然小于男性同行



而另一个更加现实的问题则是,由于好莱坞电影制作难以打破的性别屏障存在,无论是导演、编剧还是监制人、摄影师等,在电影创作中的一些主要职位,女性比例也少之又少。


 圣地亚哥州立大学女性影视业女性研究中心2017年初的一项调查就曾经印证了这一点。

 

由女性执导的电影在美国250部高票房电影中,占比只有7%,而在250部电影创作过程中的编剧、监制等几个重要职位,由女性担任的也只有区区17%。

 

男性主导一切的思维定势在影视领域似乎根深蒂固。女权主义者的努力在很长时间内,几乎都很难抹灭大众对于性别差异的刻板印象。


《复仇者联盟》导演乔斯·韦登 


正如《复仇者联盟》导演乔斯·韦登曾经提出的那样,这一切其实都源于直男癌的“性别偏见”和“厌女癖”。

 

“世界杯女生观战指南”“女生也看海贼王?”“敬告男性朋友,别在看复联时和女友解释谁是谁,多买点爆米花堵住她们的嘴”……诸如此类的微博贴子每隔一阵就会在热搜中出现,在这些内容里,女性群体被刻画成肤浅、愚蠢且反智的一类形象。

 

“厌女癖”为何一直存在?


法国女作家波伏娃

 

法国存在主义作家波伏娃早就在其作品《第二性》里说明白了:“人们将女人关闭在厨房里或者闺房内,却惊奇于她的视野有限;人们折断了她的翅膀,却哀叹她不会飞翔。”

 

当女性意识已经觉醒,开始走出厨房和闺房的当下,却仍被禁锢在社会大众性别偏见下的刻板印象的牢笼里。


幸好,迟迟没有上映的《惊奇队长》终于朝我们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