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会不会是香港电影未来十年最好的一年?
胡说电影君3月1日 17:40浏览量2644 娱乐圈明星电影
摘要: 香港的娱乐圈,可以说是中国最早的娱乐圈,它在最鼎盛时期,堪称“东方的好莱坞”,涌现了一大批大牌明星,像周润发、梁朝伟、周星驰、周慧敏、刘德华、刘青云等等。

香港的娱乐圈,可以说是中国最早的娱乐圈,它在最鼎盛时期,堪称“东方的好莱坞”,涌现了一大批大牌明星,像周润发、梁朝伟、周星驰、周慧敏、刘德华、刘青云等等。

那也是香港电影最好的时代。

八九十年代黑道纵横、影视公司泛滥下的港地,即使是流水线化的拍摄,依旧佳片频出。无论是电影的产量、票房、口碑,都有着惊人的成就。

放眼望去,有华人的地方就有港片。

喜剧之王周星驰、鬼才徐克、诗人王家卫、细腻的陈可辛、犀利的许鞍华……在这些名导演的镜头下,记录了香港电影的黄金时代。

但繁华之后,是长久的落寞。

近年来,国语片形式一片大好,香港市场却日益惨淡。

2018年香港市场全年票房榜前十,不仅没有一部华语片,甚至香港华语前十票房还不如三十年前。

(△香港华语前十票房30年对比)

从09年开始,香港电影便逐步没落。如今的香港电影面临严重的青黄不接。

除了不断炒以前的经典,已经没有什么新题材挖掘。

甚至连演员,也还是几十年前的那些老面孔。

周润发、成龙、刘青云、张家辉、张艾嘉、吴孟达、钟镇涛、梁家辉、任达华、元彪……

前段时间央视公布新生代演员,没有一位来自香港。

这几年多的是对经典的致敬,周润发的《无双》、刘德华的《雷洛2》、周星驰的《新喜剧之王》以及刘青云、张家辉的《廉政风云》……

除了题材毫无创新,连演员也出现断层。上映的港片,基本都是老面孔组合。

随着老牌明星的老去,香港电影也仿佛变成一个老人,在没有那些意气风发的开阔,更多的是破败和抑郁的景象,片子类型也只剩下市井现实主义以及警匪片。

《廉政风云》中的刘青云、张家辉在对香港警匪片做最后的挣扎。六十多岁的成龙也在真人动画电影《神探蒲松龄》中花大代价尝试创新和突破。周星驰的《新喜剧之王》被网友们指责圈情怀、炒冷饭。无论是刘青云、张家辉还是成龙、周星驰,他们代表的是香港电影的不甘,更是香港电影人的不甘。

另一方面,古天乐主动担任香港电影协会会长,立志要重新将香港影视产业焕发生机,恢复以往的辉煌,但做法却是接连拍摄了《家和万事惊》《武林怪兽》等烂片。

但古仔并非是为了圈钱,而是希望保持香港电影和香港电影人的曝光,不被观众遗忘。

可香港电影似乎仍在逐渐被市场抛弃?

导演水平和制度审查并非原因,落后于时代的步伐,没有感受到电影发展的趋势才是核心。港片的内核是在于表现形式还是在香港电影人对于香港精神的思考?

当《廉政风云》开始用人民反腐的噱头的时候,我们就知道港片为了迎合市场在抛弃什么。这是在迎合大陆市场,试图寻找的新道路,但并不顺畅。

这样的电影,其实需要的是《战狼2》《红海行动》和《流浪地球》。

在《寒战》中,出演保安部部长的刘德华在一场新闻发布会上用大段台词阐述香港的法制精神,虽然看似突兀,其影片构思和核心价值却一览无遗。

当我们回望香港的警匪片,不管是《无间道》还是《反贪风暴》《窃听风云》,又乃至《无双》和《追龙》,其表现形式或许是动作、打斗、权谋,其内核却无不贯穿着香港法制社会的精神。

我们以此来尝试探讨,没有这个内核,香港警匪片的外壳还有什么价值。而除了法制精神,香港电影还有什么值得展示?在失去了可遇不可求的编剧作品后,《廉政风云》徒留外壳自然略显尴尬。

在时代的趋势下,去香港购物、度假、读书、定居对大陆居民来说已经不是新鲜事,如《家和万事惊》的香港社会的家长理短不是大陆观众感兴趣,甚至已经不是香港观众感兴趣点的。换句话说,叫见得太多了。

同样,曾经大杀四方的香港无厘头喜剧,在大陆不管是山寨还是模仿还是再创新,也早已经不是新鲜事了。武侠情景喜剧的巅峰《武林外传》不仅为大家展示了大陆无厘头喜剧的表现力,也完美地呈现了“寓教于乐”,悲喜交加。哪怕是《泰囧》《心花路放》《李茶的姑妈》等不同形式的喜剧被很多人嘲讽无聊,和《新喜剧之王》又有何区别?

香港电影的生命力不在于如何去让老的躯壳不断动起来,这样只会让他们散的更快。泰森重打拳击除了剩下噱头还会有什么?你还会再看几次?《廉政风云》我们冲着刘青云和张家辉去,之后呢?一直去消费垂垂老矣的警匪片和无厘头,香港电影还有多少机会?

香港电影需要的是切合时代的变化,如2018年上演的香港商战电视剧《再创世纪》,就将香港社会发生的变化和时代和大陆的发展进行了很好的结合。

过去的香港我们已经看多了,新香港是什么?法制精神的体现除了警匪片还有什么?香港除了家长里短和古惑仔,新香港人如何看待这个世界?香港的新创业者们在做什么?香港的金融与科技是否有了新的变化?香港的读书人如何看待香港回归至今的变化?在全球格局中,香港如何自处?

过去的香港,面对初开放的大陆,不需要太多格局,小岛的新鲜玩意儿已经足够让乡巴佬们惊奇和拍手叫好。现在的大陆,望眼的是世界,怎可能还会跟着小岛、小市民思维?不仅香港,台湾又何不是如此?

《廉政风云》让我们看到了香港电影和香港电影人的执着,但这不够。香港电影需要的生命力,刘青云、张家辉、成龙、周星驰、古天乐已经无法提供。

有人说,在宏观经济不太景气的情况下,2019年会是最近十年最差的一年,却很可能是未来十年最好的一年。对于香港电影来说,也是这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