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丽塔》是如何败给小破球的?
烯财经3月1日 09:48浏览量1700 卡梅隆阿丽塔流浪地球毒液第九区
摘要: 理由有三。

“卡神的金字招牌在我心里破灭了。”


也许几年前当罗伯特·罗德里格兹接棒卡梅隆,把那个大眼睛改造人女孩放入他的第25部作品时,并没想到几年后,《阿丽塔:战斗天使》(以下简称:《阿丽塔》)会让东方影迷如此惋惜。




上映七天仅斩获不到6亿人民币票房,《阿丽塔》彻底扑街了,卡梅隆英雄折戟,罗德里格兹或许要对他说一声抱歉。

 

批评和夸赞之声几乎同时出现。夹杂在这两种声音里,也有人针对阿丽塔的身世,甩出几句抖机灵式的调侃,“我们的确是父母从垃圾桶捡来的,不是充话费送的。”试图漫不经心地消解着有关这部电影的所有争吵。




但这并不能让观众们淡忘掉它的种种瑕疵,以及头一回对卡梅隆滋生出的失望情绪。

 

长达二十年,卡神终于交出了他的作业,可惜这一次,是由别人代写。

 


 



01

罗德里格兹的背叛



罗德里格兹在《阿丽塔》中的表现简直就像一个乖乖小孩。

 

这位在中国观众耳中有些名不见经传的导演,向来不按常理出牌。四年前,罗德里格兹就曾经玩了一次行为艺术,他的电影《一百年》的胶卷被放入了定制的保险箱内,直到100年以后,才会正式开启并上映。


试想一下,一百年后,当人们首次观看这部画质古老的影片时,想象百年前的种种,在影院的电影里,在历史的文本中,寻找这个名为“罗德里格兹”的B级片导演,该是多么有趣的一副画面。

 



影迷们恐怕都会为他的这一举动暗叫一声“酷毙了!”

 

可谁能想到,这个曾经连电影发布上映都搞得如此朋克的导演,却拍出了这样一部套路满满的科幻片。

 

在卡梅隆和罗德里格兹的双重加持下,影迷们对《阿丽塔》期待无比。可是很遗憾的是,在这部电影,我们看不到罗德里格兹的大胆、想象力、暴力美学色彩洋溢背后的思索与创意,即便是单纯追求视觉快感的观众,似乎也无法从那些套路化的机甲式打斗里感受到别具一格的刺激。


 


阿丽塔,《铳梦》里的改造人女孩加里,从人面肿中脱胎而出的狂战士,在卡梅隆的剧本里复活,却被罗德里格兹变成了又一个模板化的美式英雄。

 

卡梅隆写下186页剧本和600页笔记的努力似乎付之东流了,为了商业上的需求,罗德里格兹终于背叛了自己。然而美式英雄的套路和模板还是失效了,诞生在亚洲人笔下的故事文本,终究难以和好莱坞电影的商业基因融为一体。

 

它赶不上此前的进口片《毒液》和《海王》,更赶不上已经上映24天的国产科幻《流浪地球》。

 



这并非在吹捧国产科幻,早了一轮上映的《流浪地球》,无论是故事文本还是电影里所透射出的集体主义价值取向(尽管这种价值取向已被许多人所批评),都十分符合中国当下国情,很能带给不少观众心理共鸣,恐怕即便是在同一档期,《阿丽塔》的胜算依然不大。

 


02

高潮留给了续集



当诺顿摘下眼镜,阿丽塔扬刀指向撒冷城的那一刻,所有人就已经预感到续集将会到来。

 



作为一部漫改真人电影,这种成系列的电影产出模式对于好莱坞而言一点都不足为奇。

 

漫威和DC早年的尝试已经印证了这种模式的可行性,唯一的区别在于,相比于此前美漫的成系列电影改编的产出,这一次,好莱坞面对的一部日漫原著作品。

 

无论是北美地区,还是在世界各地,这部讲述生化改造人加里战斗及成长的日漫故事都非常小众,受众群体零零散散,读者基础弱,这既为电影改编创作上的自由度带来了便利,又给影片传播推广制造了麻烦。

 



如同过去好莱坞的所有商业大片一样,阿丽塔的制片团队同样试图开启一个新的科幻片系列,但他们同样面临着以往其他人所要面对的普遍问题:如何在开篇就能够制造高潮的同时,不拖累之后的几部系列?

 

过往真正完成这一动作的人寥寥无几,诺兰的《蝙蝠侠:黑暗骑士》系列几乎已成绝响。

 

即便是漫威和DC,也曾经有过开局不利的情况,《美国队长》票房惨淡,《正义联盟》票房口碑双双扑街,种种经验似乎都在暗示:漫改真人电影,开篇十部九“扑”。

 



《毒液》算是一个例外,仅1亿美元制片成本,却斩获全球8.55亿美元票房,称得上是旗开得胜了。这其中多少有首次刻画“反英雄”以及漫画配角荣升主角的因素在里面,换句话说,人物设定的反套路让观众们多少尝到了一丝新鲜感。

 

然而导演罗德里格兹却并没有这么干,他摘去了原著当中人物成长的细节,配角行为的动机,反派人物的复杂多面,只保留了一条平稳安全但却毫无亮点的叙事线,而故事的真正的高潮,似乎也为了后续故事的顺利展开,而保留到了后续的剧情之中。

 



“特技OK,剧情确实有点弱。”


“故事真的是新瓶装旧酒,好莱坞的英雄片故事都是一样的,虽然IP是日本漫画。”


“全片没有高潮,等到你以为高潮快来的时候,竟然结束了!”

 

无论是对影片持正面评价还是负面评价的观众,几乎都无一例外地表达了这一点遗憾:剧情弱,没有高潮。

 

这并不是好莱坞大片第一次被批“剧情弱”。但回顾过去,无论是《复联》系列还是《毒液》,或者《海王》,从来都没有像《阿丽塔》这样,由于这一原由而在票房上受到如此明显的影响。

 



上映七天,拥有四成最高排片量的《阿丽塔》上座率甚至还比不上已经上映24天的《流浪地球》,可以说,作为影片监制和编剧的卡神第一次被本土片给狙击了。

 

而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一向爱惜羽毛的卡梅隆为了更好的《阿凡达2》,终于急流勇退,不再做《阿丽塔》的导演,这是《阿凡达2》的幸运,却也是《阿丽塔》的遗憾。



03

我不是机器人女友



在影片当中,阿丽塔似乎只做了两件事:战斗和恋爱。

 

网友在微博上吐槽:这不就是CG版的《我和我的机器人女友》吗?

 

没有看过漫画原著的人可能想得更多,阿丽塔的超强战斗力让一些年轻观众的童年记忆复苏,“暴力女版铁臂阿童木阿丽塔”,他们如此称呼这个改造人女孩。

 



资深漫迷会反驳:“改造人和机器人是两码事儿。”

 

人们争论的焦点从影片的剧情转移到人物本身,可惜影片速写似的人物刻画让很多角色都变得过于单薄和扁平。

 

过于刻意的感情线,几乎没有给主线剧情提供任何推动作用,原本背景复杂、世界观宏大的故事,结尾被电影演绎成了一个改造人为爱复仇的故事,也许是为了续集作准备,女主男友走上撒冷城的动机、大Boss诺瓦的秘密,都没有给出完整和有说服力的解释。

 



它脱离了观众的期待,并非人们想象当中的科幻大片,而只不过是一部小众而平庸的类型片。

 

有人怀念起了诺兰,在诺兰的电影里,从来不会只有视觉上的刺激,他的人性拷问、哲学思辩向来都贯穿于他的所有作品之中。

 

实际上,漫画原著里的撒冷,对于废铁城的居民而言,既是权力与等级的象征,也成了一部分人的信仰和梦想,对于自由的渴望是故事所要传达的主题之一。

 



《流浪地球》里和《阿丽塔》存在一个类似的空间设定,影片里的地下城,如同《阿丽塔》里的撒冷,人类入住地下城需要摇号,这种规则看上去并不比《阿丽塔》里的故事设定温情多少。

 

两种类型生存空间的设定,一个代表着个体服从集体的价值定位,另一个则象征着权力与等级。

 

如果你看过《第九区》就会明白,这种设定在好莱坞电影里并不鲜见。逃难的外星人在地球落脚,影片中的“第九区”成了他们唯一的避难所,第九区之外的世界,充斥着地球人类对他们的歧视、偏见和压迫。

 



另一方面,正如卡梅隆自己所提到的,科幻片如何定义人?身体变成机械或者大脑被机器替换,又是否算作人?

 

科幻世界未来人类身份的自我定位也是许多科幻片在探讨的主题之一。《机器人瓦力》里,就曾经探讨过这一点,一个普普通通的垃极清理机器人,最后也产生了和人类一样的情感。




回到《阿丽塔》这部电影,我们了解到阿丽塔是如何变成改造人的,也看到了改造人在未来世界的普遍存在,然而影片却并没有告诉我们,在变成改造人的这个过程里,人类经历了什么?或许也会在后续的故事有所提及。


《阿丽塔》的问题放到国产片里也一样存在,中国导演未必没有这种能力,但他们缺的,恐怕也不仅是一种技术,当电影工业开始追赶好莱坞时,我们的广阔视角,又能否从那些探索太空、赛博朋克上转移到人类个体的命运之上呢?

 



《阿丽塔》固然败给了《流浪地球》,但他们的尝试却给后面的电影提供了有益经验,国产片同样需要尝试,失败并不可怕。就像影片结尾,阿丽塔提刀向天的时候,伤痕终于变成了盔甲,她无比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