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晚谐星进阶史
烯财经2月7日 12:16浏览量1214 春晚谐星进阶
摘要: 2019春晚,有遗憾也有期待。人们没有等来陈佩斯,没有听到冯巩那声儿熟悉的“我想死你们了”,却迎来了葛大爷的春晚首秀。

2019春晚,有遗憾也有期待。人们没有等来陈佩斯,没有听到冯巩那声儿熟悉的“我想死你们了”,却迎来了葛大爷的春晚首秀。



作为包揽几十亿人笑点的春晚大戏,小品节目几乎是整台晚会的压轴戏。而值得注意的是,回顾这30多年来的小品演员,几乎都是相声演员、话剧演员起家,喜剧影视演员登场的葛大爷这次算头一份儿。


相声搭起了春晚台子


从1983年第一届春晚开始,相声演员就开始挑起了春晚的大梁。1983年在电视日渐普及之时,央视打算在除夕之夜搞一次电视直播的全民大Party,起初只是时任春晚导演黄一鹤的想法,没想到最后台长王枫竟然批了!  要知道这种不可控的播出形式,央视是吃过亏的。


黄一鹤


原因很简单,没钱录像!

 

据王枫回忆称,当年录像机技术刚起步,一个磁头就3万美金,如要录像播出节目,就没钱弄晚会了。

 

直播定下来了,主持人成了棘手的问题。除夕之夜本就是喜大普奔、全民娱乐的时刻,让正襟危坐的播音员主持显然破会气氛,于是导演组有人建议让当时红极一时的相声演员姜昆来主持,消息传出后央视内部引起轩然大波,质疑者认为相声演员逼格不够。

 

而考虑到春晚要直播,免不了在节目衔接时抽科打诨,这套玩意儿对相声演员来说可是祖传手艺,于是时任中央广播说唱团团长兼83届春晚总策划的马季带领徒弟姜昆和刘晓庆、王景愚一道主持了第一届春晚。



马季、姜昆既要主持还要表演节目。最后一场4个小时的晚会,相声足足占了90分钟,光侯耀文和石富宽就说了30分钟的相声。马季、姜昆、侯耀文、李文华、石富宽几个大角儿轮番登场。

 

在那个百废待兴,综艺匮乏的年代,电视成了继报纸,广播之后的一个新型媒介,人们把注意力都投向了这个新物件,几乎是给什么看什么,全国人民的集中关注让春晚迅速成为了造星之地。

 

尽管1983年之后春晚节目编排越来越丰富,相声节目数量大幅减少,马季、唐杰忠、侯耀文等老一辈相声表演艺术家开始淡出舞台,但马季的弟子姜昆、冯巩、黄宏,唐杰忠的得意弟子巩汉林等却成了春晚的常客,全国家喻户晓的谐星。

 

诚然,传统相声结构紧密,注重逻辑,而春晚要求上台几分钟就逗乐观众,这样的矛盾势必让春晚相声没落起来,相声演员开始转战小品,冯巩、黄宏算是转型成功的相声演员。


陈佩斯才是春晚小品鼻祖


但春晚小品并不是由这些转型的相声演员创造的,1984年春晚陈佩斯和朱时茂一场《吃面条》的旷世表演,让小品艺术正式诞生。在陈佩斯的引荐下,蔡明加入了春晚。


《吃面条》


随后,一大波儿文工团文艺兵郭达、孙涛、林永健、邵峰等开始陆续加入央视春晚小品阵营。

 

1984年作品轰动后,陈佩斯、朱时茂成了春晚小品的座上宾,陆续上演了包括《主角与配角》《警察与小偷》等11部脍炙人口的作品。

 

直到1998年故事发生了转折,谁也没想到红极一时的他们会在98年谢幕。据回忆98年春晚上,在陈佩斯和朱时茂表演小品《王爷与邮差》时,工作人员尽随意把麦挂在衣服上,让饰演王爷的朱时茂一上场麦就掉了,让邮差(陈佩斯)不得不满舞台跑着靠近朱时茂,让他蹭麦说话,最后朱时茂只能扯着嗓子喊台词。而原来准备的声效也没放,导致现场表演极为尬。下台后,陈佩斯哭了。


王爷与邮差


也许故事的版本不只这么简单,后来陈佩斯与央视闹起了知识产权的官司。陈佩斯状告央视在未经他两允许的情况下对外售卖二人春晚演出的光碟。后来官司赢了,但陈朱组合也被封杀了。



自此陈佩斯在北京延庆郊区过上了归园田居的生活,并逐步开始在话剧舞台上发力。


赵家班将春晚小品推向了高潮


1998年陈佩斯被封杀后,从辽宁铁岭走出的本山大叔开始在央视春晚的舞台上逐渐站稳脚跟。不同于曾经一捧一逗的相声,也不同于陈佩斯的情景喜剧,本山大叔独特的东北二人转表演,一开口就让全国观众捧腹大笑。时至今日人们依然记得他与宋丹丹“白云黑土”系的经典对白。


2005年之后,央视春晚创新乏力,本山大叔的小品几乎成了央视的门面。数据也显示,他所表演的小品,几乎都位于春晚收视率曲线的波峰时段。于是网上曾留下“无本山,不春晚,11:20看完本山去放炮”,本山大叔小品已然成了“炮捻子”。

 

近20年的春晚生涯,让本山大叔不仅捧红了宋丹丹,高秀敏,范伟,也带领着小沈阳、王小利等赵家班徒弟走向了“星途”。


《不差钱》


这其中最为出名的要数小沈阳。2006年经友人介绍,小沈阳加入本山传媒并成为本山大叔的关门弟子,2009年随师傅一起参演春晚小品《不差钱》后一夜爆红。尽管当时一身苏格兰短裙、娘娘腔扮相的小沈阳被美国《新闻周刊》讽刺为“中国最低俗的男人”,但这并没有阻挡他的星途,春晚后国内各大影视剧组、综艺频道甚至商业活动都排满了他的档期,一时风光无二。

 

小沈阳之后,2011年春晚上本山大叔又带着大弟子王小利出演了小品《同桌的你》,获得了当年小品类一等奖。


《同桌的你》


在力推弟子上,本山大叔可谓煞费苦心。除了春晚舞台,还利用本山传媒的资源优势,编排《乡村爱情》《马大帅》《刘老根》等影视剧,并与地方电视台合作推出东北情景喜剧《本山快乐营》,成功塑造了刘能、赵四乡土形象,让王小利和刘小光也开始声名鹊起。

 

春晚舞台走红的本山大叔可谓名利双收,不仅门下弟子陆续走红,自办企业也做的风生水起,甚至东北乡土文化也逐渐被人们广为熟知,然而2011年前后看似繁花似锦的本山帮开始陆续遭到主流舆论的“攻击”,被认为是三俗文化代表,拉低了国民文化品味。

 

争议中,本山大叔在2013年公开宣布退出春晚舞台。


开心麻花接棒


2012年本山大叔缺席春晚大戏,这一年正值哈文首次执导春晚,求变求新成为了新一代年轻导演的使命。于是猎奇的哈文注意到了流转北京各大剧场、小有名气的开心麻花团队。2011年10月春晚节目报选时,开心麻花主创团队受邀试演。


哈文


2011年恰逢《宫》等穿越剧热播时,开心麻花试演的剧本《魔鬼终结者》恰好以穿越为主题,讲述丈夫让朋友穿越成自己未来孩子与妻子对话,缓解妻子孕期抑郁焦虑的温情故事。紧扣当下年轻人关心话题,故事编排新颖的优点让开心麻花在试演中迅速得到央视导演组首肯。

 

几经审查修改后,最后沈腾、黄杨、艾伦在2012年春晚表演的小品《今天的幸福》一经播出迅速走红。


《今天的幸福》


此后开心麻花开始接棒本山帮,成了春晚的常客,连年上春晚。

 

知名评论人士老梁曾点评开心麻花走红之道认为,开心麻花的走红并非偶然,不仅主创人员都科班毕业,在作品创新狠下功夫,在表演细节上专业极致,同时还紧扣当下社会热点,符合年轻人的价值喜好,可以说是新时代下年轻人选出的喜剧演员。

 

在娱乐活动匮乏、精神消费不足的年代,春晚无需大费周折就能获取大批流量。2011年后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人们的注意力被多处分散,过去那个围护守岁,共赏春晚的时代早已过去。如今的春晚极力迎合年轻人的口味,不仅连年请流量小生小花上阵,甚至今年把春节档的流量大咖葛大爷都搬上了小品舞台。

 

启用葛优这样有表演经验,有天然流量,又有喜剧表演天赋的老司机相信是今年春晚导演组保守的尝试,未来是否会动用更多的影视流量明星入驻春晚小品尚不能定论,但不可不说春晚小品舞台上在继相声帮,本山帮之后需要更多像开心麻花这样的新一代喜剧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