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档十年之痒
AI财经社2月1日 10:29浏览量1068 乱战拍片票房
摘要: 对于电影行业,“乱战”是春节档的常态,每年照例会有些状况发生,只是“今年乱的前所未有”。

对于电影行业,“乱战”是春节档的常态,每年照例会有些状况发生,只是“今年乱的前所未有”。


邻近春节假期,预售票房拼抢得最为激烈,因为预售成绩很大程度上决定了电影院排片走向。1月29日晚间,一则“绝交申请”将春节档暗地里的较量摆上了台面。


具体来说,就是电影《新喜剧之王》的发行方联瑞向中影发起了停密钥(指能让院线放映电影的密码)申请,想要停止全国527个影厅的秘钥。若申请成功,以上五百余个影厅将不得放映《新喜剧之王》。


这无异于“自杀式”反击。 据业内人士表述,作为电影发行方,联瑞不满这527个影厅给电影《新喜剧之王》的排片量太少,于是干脆停止合作。


停止密钥十分罕见,多位业内人士表示,被外界所知的先例只有一次:2012年冯小刚导演的《一九四二》上映时,华谊对偷漏瞒报票房的影院停发《一九四二》密钥,当时共有362家影院被停发,占总排片的十分之一,而该部影片的最终票房仅为3.7亿元。


“从公平竞争角度考虑,国家此前明令禁止分院线上映,某电影大佬曾经想这么干,但是被约谈了”,一位技术人员告诉AI财经社,“发行方也就是威胁威胁”。


01

为争排片不惜鱼死网破


但联瑞停密钥申请瞬间点燃了众多发行方和片方的怒火,甚至有人将院线称为行业内的“黑恶势力”。


所谓电影发行,主要工作就是与影院经营者沟通,以拿到一个好的排片,也就是让电影院经理尽量将自己的电影更多地排进放映计划里。这种甲乙方关系中,电影院看似占据主动权,但出于经营考虑,一般情况下,影院仍然会按市场规律办事,也就是根据票房预期来排片。


如果有人开“外挂”行贿影院经理,或者以其他利益诱使影院经营者厚此薄彼,江湖规矩就被破坏了。


据业内人士表述,今年春节档电影数量较多,排片竞争激烈,截至申请发出时,《新喜剧之王》在大年初一的排片量为19.2%,是春节档排片量排名第三的影片。这也与前期的预售结果一致。


据统计,这76家影院中包含自主经营的小影院,也有星轶这类连锁大院线,该名单中有半数影院是星轶院线旗下的。二者均未给《新喜剧之王》高排片,据票务平台数据,《新喜剧之王》的排片在其它院线平均能达到20%+的水准,但以上两类影院的排片率均在15%以下。



据AI财经社了解,对于此次纷争,利益双方各执一词。据知情人士表述,联瑞方面表示在谈排片率时遭遇了院线的要挟,院线提出让发行方给钱才能上调排片的情形,“否则一场都不能排”。而联瑞认为金额不合理,故没有达成一致。 据自媒体一起拍电影报道,星轶院线的开口要价达到了一百万元。

 

院线方面的回应众说纷纭,有人表示先前已经答应了其它片方优先排片,联瑞再来谈的时候已经没有空间了,因此给了《新喜剧之王》较少的排片。有的影院方甚至表示,联瑞在发出这则申请前,根本没有跟院线经理沟通过。


最终的结果是,因为无法拿到到更高的排片,联瑞向中影发起申请。“这种情况前所未见。”一位业内人士表示,停密钥在此前多应用于对那些有偷漏票房行为的影院上。现如今却被发行方与院线拿来做博弈工具。


在电影这个工业化程度不高的行业里,产业链环节并没有那么清晰。片方一般多是影片的投资、制作方,分为主出品和联合出品,而发行方主要负责影片在各地影院的上映工作,一般大的出品方都拥有自己的发行团队,但也有一类公司是从发行业务起家的,而发行方的主要工作就是做电影拷贝、申请密钥、定档期、把拷贝寄发影院,等拷贝发到各个影院后,影院放映人员可以自行到负责制作密钥的中影数字电影发行放映平台下载与之匹配的密钥,拷贝和密钥齐全,影片才可以放映。


此外,一位知情人士表示,联瑞本身也没有想以这么惨烈的方式打破行业潜规则,这很可能是一种补救措施。据他透露,因为对今年春节档的竞争激烈程度预估不足,联瑞的《新喜剧之王》发行工作,开展得落后于其他几部影片。


“联瑞确实来晚了”,另一位知情人士称,1月10日上映的影片《大人物》同样由联瑞负责发行,“等忙完《大人物》的发行工作再来做《新喜剧之王》的,其它几部影片已经把大年初一的排片空间占的差不多了”。

 

此前,联瑞一直是周星驰电影的内地发行伙伴,显然,今年周星驰的号召力已经大不如前。据了解,联瑞与周星驰的合作最早起源于电影《美人鱼》,2016年2月,该部影片在上映首日以33%的高排片占据首位,首日收获2.7亿元票房,最终创造总票房33.86亿元的影史纪录。次年《西游伏妖篇》同样由联瑞负责发行工作,首日排片占比亦达到了33.5%。面对这样的历史成绩,2019年《新喜剧之王》的排片仅占到了19.2%,并不算理想。

 

截至目前,距离申请发出时,《新喜剧之王》的排片已经提高了0.4%,达到了19.6%。《飞驰人生》以22.5%的排片占据第一位,而《疯狂的外星人》则以20.3%的排片占据第二位。尽管《新喜剧之王》的排片排在第三,但上座率相较于以上两部影片都高出了3个百分点左右。


02

春节档十年之痒


自2010年诞生至今,电影行业的“春节档”概念正在走过第十个年头。

 

尽管在“台前”的观众们来看,春节档的精彩仅限于上了哪些好电影,有哪些重量级的演员加盟。但在“幕后”,却是无数从业者挤到头破血流的厮杀与竞争。一贯负责春节档影片宣传工作的周雅,两个春节没有在大年三十赶回到家里了。“即便是导演、演员这些主创,也要连续跑多个城市的路演、马不停蹄的接受采访,亲自上阵为自己参与的影片卖力吆喝。”周雅说。


电影《红海行动》剧照


回望过去几年间,春节档的票房权重越来越大。2016年,中国内地市场春节档票房达到了36亿元,占全年票房的7.3%,2017年春节档票房达到了49.44亿元,占全年票房的8.8%。暴涨发生在2018年,当年度《红海行动》《唐人街探案2》《捉妖记2》等多部大制作影片同台,使得春节档总票房达到了57.7亿元,占全年度票房的9.5%,有业内人士乐观预测,“今年春节档总票房预计将突破70亿元”。

 

不仅如此,巨大的票房容量也让春节档成为那些“投入大、制作周期长”电影的唯一选择。而片方、发行方、院线方,无论是电影行业的哪一环,都对春节档寄予厚望,“片方会提前半年就锁定这个档期,在内容比拼的过程中,优质的会一直留下来,自认实力不如的就会败阵退出春节档”,参与了2018年春节档宣发工作的周雅告诉AI财经社,“想参与春节档,宣发预算1个亿起”。


春节档的膨胀,最重要的因素来自中国电影产业基础设施搭建不断完善。根据国家电影局消息,2018年全国新增银幕9303块,银幕总数已达到60079块。过去三年间,中国银幕数以年一万块的增速稳步增长中。这其中,大地院线、中影数字、万达院线依旧是领头羊,占据新增银幕数的半壁江山。而电影局在《关于加快电影院建设促进电影市场繁荣发展的意见》中希望,这一数字在2020年,能达到8万块,人均银幕拥有量逐步向北美等国家看齐。


这意味着,人们即便离开大城市回到家乡,也有更多电影院可以选择。


但银幕数量大幅提升对电影行业却是喜忧参半,“2018年与2017年春节对应影院数及银幕数的大幅增长前提下,单银幕单日产值并未创新高”,即便2018年春节档片方一片欢愉的景象,但院线方面仍旧持观望态度。



即便如此,“一票难求”的春节档依旧是各大影院捞金的最佳时期,“大年初一的上座率可以高达70%-80%,稳赚不赔”,一位院线经理告诉AI财经社,而在平时影片的上座率只要达到15%左右,就可以保持不亏本的状态。


“这个春节档,我们准备加班加点盯排片,不止看第一天的票房表现,还要看影厅内观众反应,再去思考第二天、甚至是当天下午的排片,期待将收益放到最大”,前述院线经理表示。

 

今年春节档挤进了8部影片,排在前四位的分别是宁浩导演的《疯狂的外星人》、周星驰导演的《新喜剧之王》、韩寒导演的《飞驰人生》以及郭帆导演改编自刘慈欣原著的《流浪地球》,背后的投资方更是纷杂,包括中影、光线传媒、安乐影业、博纳影业、乐创文娱等老牌电影公司,以及阿里影业、腾讯影业等新晋互联网电影公司的身影。据AI财经社统计,本次春节档仅仅是出品和联合出品方便达到了123家,最多一部影片出品方达到了24家。


03

更激烈的2019春节档


2018年的春节档把下到下沉市场的“刷墙”标语以及上到登录央视、卫视春晚,跨界到电影营销,今年同样不例外,传统路演、点映、补贴,各类营销手段再度上演。


据专资办数据,2018年大年初一的单日票房大盘达到了12.6亿,创造了全球单日票房的新纪录,这个记录也远超北美市场在《星球大战7》上映时所创造的1.37亿美元的记录(折合人民币约8.7亿),该数据同比2017年大年初一的8.06亿增长了62%。观影人次达到了3214.17万,同比去年的2120万增长了51.6%。当时有业内人士对AI财经社表示,“这是测试内地票房市场容量的一天,天花板又往上抬了一大截”。


“今年可能更好一些,因为目前预售排在前面的四部影片完成度都更高。”一位从事宣发工作的人士告诉AI财经社。

 

在电影宣传曲上,几大主流影片纷纷拥抱流量小生,《流浪地球》、动画电影《熊出没·原始时代》《新喜剧之王》的推广曲均来自火箭少女成员,成龙主演电影《神坛蒲松龄》的推广曲,是成龙携手蔡徐坤共同完成。为了抓住年轻人的口味,《新喜剧之王》甚至联手iG电子竞技俱乐部做了一场特别直播活动。《飞驰人生》同样参与了2018KPL《王者荣耀》秋季总决赛的直播。

 

动画片《小猪佩奇过大年》团队则为影片单独拍摄、制作了一支先导预告片,《啥是佩奇》一度在网络上刷屏。

 

随着近些年短视频平台成为电影宣发必要阵地,本次春节档影片亦全面入驻了抖音等短视频平台。

 

直攻影院也是更为简单粗暴的办法,因为竞争激烈,今年部分影院出现了明码标价,索要高额红包抬高排片的情况。

 

以往万达院线、大地院线作为中国院线行业的头部企业,占据更高的份额,同时管理起来更加规范,因此春节档的竞争乱象则主要从小影院展开。一来,小影院有排片自主权,不必受院线约束,更容易做手脚;二来,据公开数据显示,由于春节返乡潮,春节档期间二线城市会成为排名第一的票仓,其次是四线、三线。最后才是一线城市,观影主力人群下沉效应显著。因此,下沉城市的小影院就尤为关键。


电影《疯狂的外星人》剧照


目前,据灯塔平台预测,《飞驰人生》《疯狂的外星人》两部影片票房有望突破30亿元,《新喜剧之王》的票房有望突破15亿元,《流浪地球》的票房有望超过25亿元,《廉政风云》与《神探蒲松龄》的票房在5-10亿元之间。《熊出没·原始时代》和《小猪佩奇过大年》两部动画电影则在3-5亿元之间。


本次春节档背后的参与者,关系错综复杂,以互联网票务平台为例,《疯狂的外星人》的发行方光线传媒是猫眼的大股东,而猫眼也是《飞驰人生》的发行方,与此同时猫眼自身也是票务平台。有发行公司抱怨,猫眼与院线中无疑有更大的话语权。


市场越来越大,规则也就更受关注。在花钱如流水的竞争态势中,不满的情绪就如同浅藏的火药,只要一个火星就可能再次被点燃。 截至发稿,对于联瑞的停密钥申请,中影方面尚未做出明确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