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期收视破1、迪丽热巴出镜,《声临其境2》也需向“流量”低头?
娱乐独角兽2月1日 08:36浏览量1147 综艺收视率类型
摘要: 在类型扎堆的音乐综艺环境下,爆款却愈发的难以问世

一位博主曾说过,“五感里听觉退化相对较慢,音乐几乎是最后的浪漫指南。”事实上,声音不仅可以写成一本浪漫指南,还可以作为传播媒介迅速拉近与观众的距离。近年来,除了一些老牌音乐综艺外,以“声音”艺术为主题的节目开始崭露头角。

去年初露头角的《声临其境》在上个星期五播出了第二季,首期节目收视不错,全国网收视率1.06,收视份额3.86%,全国网城收视率1.45%,收视份额5.47%。对于一档表现声音艺术的非大众节目来说,这样的收视成绩,证明了观众对于声音题材仍然怀有较大且持续的热情。

不过与收视“高开”相对的是,观众们对第一期节目的评价褒贬不一。节目播出一期后,豆瓣评分只有6.7分,刚过及格线的分数与第一季高分高口碑8.2分相对比,难免令人心生遗憾与疑惑。

节目开播当晚,除了#被秦昊圈粉#、#严屹宽 人形变声器#之外,#杜淳 很尬#也登上了热搜前十。在明日即将播出的第二期预告中,《声临其境》节目组邀请了迪丽热巴、朱时茂、蔡明、白客四位嘉宾一起亮相。在预告中,迪丽热巴挑选了《哈姆雷特》的节选片段,饰演一个精神失常的女人。尽管在预告中,迪丽热巴的配演生动有力,但有不少来自网友的质疑声音:《声临其境》第二季需要走流量路线了嘛?

主持人凯叔曾向娱乐独角兽表示,《声临其境》是一档“啼笑皆非与庄严肃穆并行”的节目。那么,流量是否冲淡了节目的严肃性?作为一档展现声音艺术的小众综艺,第一季将很多可能并不知名但很有实力的演员带到了观众面前,到了第二季,《声临其境2》也需向“流量”低头吗?

评分骤降,“声音”为何遭遇瓶颈?

相较于第一季带着一声“宝贝儿”惊艳众多女性观众的朱亚文,韩雪如同原版的俏皮海绵宝宝,以及翟天临、潘粤明、尹正等“被低估”了台词功底的中青年演员们,还有配音圈罕现于台前的大神边江等等,《声临其境》第一季是一批不折不扣的黑马,闯入声音类综艺圈层并迅速拥有了“姓名”。

而相比第一季,第二季做了哪些升级?

最大的升级来自张铁林、张国立、王刚组成的中国最著名“铁三角”,为演员们的配音表现增加了更多来自戏骨们的专业性评述。除此之外,节目在舞美制作也进行了一些升级,整体制作水平较上一季有多提高。

那么为什么第二季节目的评分明显下降?

第一,作为一档展现声音艺术的垂直声音综艺,观众对于第二季的期待值早已达到巅峰。而在《声临其境2》第一期节目开场中,尽管惊艳,但没有达到观众的心理预期,观众的“惊艳阈值”早已经被第一季中的朱亚文、韩雪等惊艳亮相填的满满的。除此之外,在剪辑与新声团等方面,也都有不同程度的引起网友不适。

有豆瓣网友评价“没达到预期”,“第一期有一些平庸。从第一季类似我是歌手的专家点评模式,转变成了演员的诞生培训+点评模式”,“剪辑似乎没有上一季好。”

不过引起较大争议的部分则来自于第二期预告中,传统视野里“流量明星”迪丽热巴的加入。在《声临其境》这样的节目中,老戏骨、声音大咖、配音圈大神频繁出没,这也是一开始《声临其境》最吸引人的地方,除了声音大咖的惊艳亮嗓,实力派演员们的声音形象颠覆,比如朱亚文、尹正、翟天临等等。

在《声临其境2》第一期节目中,多数负面评论来自对杜淳的竞演评价, “尴尬”、“个人带入感强烈”、“把黄渤配音成了偶像剧男主”等等评价铺天盖地席卷而来。作为一名演技受到认可的青年演员,杜淳竟成为当场表现最为弱势的一位选手,节目对于嘉宾专业能力的考核压力,可见一般。

第一位上场展示配音实力的是《我就是演员》亚军,曾为梁朝伟、张学友等影帝配音的涂松岩,在为《我的团长我的团》节选片段配音时追求嘶吼效果,涂松岩扼住自己的脖子配音,最后因缺氧而身体不适。

而顶着文艺片男神名号一路走来的秦昊,演技与台词功底自不必多言,在后台休息室也不停地忘我背台词找情绪,紧张度肉眼可见,并表示自己“昨晚四点才睡着。”“天涯四美”之一地严屹宽也在模仿《霍比特人》中巨龙的嘶吼时展示了自己的鼻喉音,并被观众称为“人形变声器”。

所以娱乐独角兽认为,担忧于节目会偏向于“唯流量论”的观众大可放心,这样一档严肃认真且声音大咖云集的节目,想必并非是所有流量明星都有勇气站上来的。

迪丽热巴尽管是传统视线中的流量小花,但在多档节目中也展露了自己“蜡笔小新”等质量还不错的仿音,作为《声临其境》史上最“与众不同”的嘉宾,第二期的配音表现除了引领粉丝流量外,想必也会引来不少观众想一探究竟。

八方围剿,“声音”节目为何愈发难做?

《声临其境》总导演徐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坦言,“新一季节目如何保持新鲜感,如何挑选合适又肯冒着风险上节目的演员,是《声临其境2》必须要面对的‘两难’。”她还表示,《声临其境2》请人的成功率大约会在60%左右,也就是40%的人选不同意出演或不适合出演。

事实上,从《歌手》到《好声音》,一档披荆斩棘闯进观众视野的节目,却总是要面临这样的两难,更难的是,这“两难”也只是众多难点的其中之二罢了。

单从播出效果来看,《歌手》的关注度正在逐年下滑。《歌手2019》首播当晚,酷云实时数据显示:《歌手2019》直播收视率1.136%,与《歌手2018》的2.2%相比大幅下滑,几乎刷新了七年来的最低纪录。

事实上,对于声音类综艺而言,无论是“好声音”、“蒙面唱将”等电视综n代,还是《中国新说唱》《即刻电音》《声入人心》《声临其境》《声入人心》等垂直门类的电综艺或网综,从选秀类别到创作类型,从明星竞演到星素跨界,从垂直文化到展示“演员的自我修养”,在类型扎堆的音乐综艺环境下,爆款却愈发的难以问世。

“声音”类节目的范畴之广,门类之多,让观众应接不暇。在相同的“声音”语境下, 新鲜感、原创价值以及网络综艺的冲击都是原因的一部分,而随着近些年大量原生互联网内容在不断的出现,电视综艺可能有些被动“失势”——今年《歌手2019》首播当晚收视的不愠不火,在微博之夜等网络盛典的衬托下显得遗世而独立。

回顾中国电视节目的“声音”进化史,从选秀综艺的“开疆僻壤”到星素竞技的“遍地开花”,再到垂直综艺如展现声音艺术的《声临其境》、《声入人心》等等,对于垂直节目而言,自带的艺术色彩与专业气质,使其稍有不慎便会为观众所质疑,而制作团队想必会更加爱惜自己的羽翼,在制作层面不断升级创新以为观众提供更好的视听观感,在挑选嘉宾上亦会精斟细酌。但垂直综艺并非只能“曲高和寡”,我们为何不给到一些包容之心,去观望一些新的可能呢?